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05

疯狂家族出游记之三 -- 万圣临香江

0400 - 起床了!五点钟的士就要来了!一行十三个人要梳洗也要花上一些时间啦!还好该收的都收好了,洗个澡,搞定。除了老二跟阿May这两个背包kaki,所有人的行李箱都是那种有轮子的,放在地上拖的!连六岁的小侄女都要拖一个,悠哉闲哉的,活像个小小空姐。可爱!

0520 - 到机场了!碰到一个一脸严肃的机场服务人员,坚持我们不能十三个人一起Check-in,要分成几个小组。他对一家人的Defination是:Husband&Wife&Children only。没错呀!我们三兄妹不就是我爹娘的孩儿,我大嫂和Cindy不就是Auntie的女儿,三个小瓜不就是老大的骨肉?怎么搞得那么复杂?还要分那么清楚?Ok啰,可能人家真得比较严格,那我们人在异乡,也不变挑战别人的制度,乖乖的分成四个小组。结果去到柜台,另一位非常友善的工作人员又让我们一家人一起Check-in,然后刚才的那位脸黑黑先生就被看似上司的友善大姐念了几句,哈哈,活该!Check-in了,赶快找早餐来吃,虽然在度假村里的时候吃了一些,等一下上飞机还有的吃,但我这种小食很多餐的人,有的吃我就要吃了!结果到McDonalds叫了几份套餐,十三个人分了。但是,吃最多的反而使年纪最小的三个小瓜!

0600 - 到候机室等待登机!飞机来了,我们上!兴奋咧!除了新加坡,我第一次出国咧!想象一下,不久我就会踏足香港的街道了!嗬嗬嗬~~~但是有一个不爽的地方,就是香港跟新马没时差,证明我还飞得不够远。无论如何,凡事都有第一次,就不要要求太高了!飞机飞离地面的那一刻,心也跟着起飞了,所有的烦恼,被留在新加坡的机场了。回来后也不想领回,不知行不行……

0700 - 飞在天空中,机长告诉我们,由于越南上空有台风圈,我们得绕道而飞,原本三个多小时可完成的行程,变成了四个多小时。在机上吃了味道不错的飞机餐,看了Madagascar,睡了一觉,跟两个哥哥瞎掰了一会,看了杂志一会,听歌一会儿,到了!

1040 - 飞机降落在香港赤邋角国际机场。大嫂与Cindy决定不要将新加坡的食物带入香港,所以全都留在飞机上。最老的跟最小的都很精神,开开心心的将大脚小脚踩在香港的土地上。香港自治区,始终是中国的地方,到处都是中文字。

1140 - 分别上了三辆的士,往坐落在九龙弥敦道上的弥敦酒店去。我们经过青马大桥,过隧道,过海,前往九龙。一路上都…

疯狂家族出游记之二 -- 反斗爹娘

0830 - 很不幸的,我又成了大懒虫。又是我最迟起床,又被侄儿取笑了!不公平,他那么早睡,当然早起啦!赖床,是绝对的享受!尤其那么热闹,大家都齐集一堂,我怎么能不好好的享受呢?但是大伙儿就要出去吃饭了,身上只有几块钱新币的我,不得不从床上弹起身,乖乖冲凉,换衣,跟大队到Food Court吃早点。

0930 - 差不多了,是时候到主题公园去了。哎呀,好大的太阳,每人带防晒油,Watson还没开始营业,算了,大家已经迫不及待了,不用防晒了,买票进场!呃,很遗憾,主题公园也要十点才开张。所以我们先买了票,在大门口等进场。

1000 - Ok,准时开门!看吧,这就是新加坡。开始还担心老爸老妈会闷坏了,没想到,第一个项目,打头阵上去玩的,居然是一对加起来十三岁的小兄妹,还有一对加起来接近130岁的阿公阿嬷!看他们玩得多么开怀!


主题公园范围不大,但有新加坡的特色,干净!传统设施、鬼屋、旋转木马等。较值得一提的是碰碰船吧,船前有射水装置,射程破元,足以让对手湿上一大片。另一个好玩的地方是,玩碰碰船的池边,其他人可以用栏杆外的水枪向池内的人发射。有几个小鬼头见我们一家人玩得开心,跑来向我们开枪。找死啊?以为我们闹成一团就不记得自己姓什么啊?结果我跟大哥联手向岸上的几个小鬼头发出猛力炮轰,终于让敌人夹着尾巴,逃之夭夭!嘿嘿,真是没死过!

然后又是跟水有关系的,木头船。就是那种做得像个木头一样的船,徐徐前进,慢慢上升,一下子滑下来,然后又让你很悠闲的坐在船上游船河,又往更高的地方升上去,在冲下来。我跟Cindy搭一艘,两个民歌手在意的只是能不能从头喊到尾;大哥大嫂轻松得很,松的大嫂的帽子在中途飞掉!

另一个比较好玩的就是Go Kart吧!有两个等级不同的跑道及车款,一个是开来逛的,可以在小孩,任你技术再好,就是超不了前面的车的,除非人家停下来等你。另一种就比较好玩,速度较快,跑道较多变化,像我这种不怕死的,在转弯处抄人家的车,得了第二名!像大哥那种孬种,就会在旁边指指点点,换他上去就来车子跑不动,结果跑了个最后。丢脸!

还玩了一些机动游戏,结果小瓜们赢了几只海豚娃娃。可怜大嫂还没到香港,行李箱已经被几只小海豚霸了一个大位!

还有另一个我超爱这个主题公园,不,应该是整个新加坡的原因:每一个地方都设有特定的吸烟区,就算是户外的也不例外。所以,要抽烟的,滚一边去!


1400 - 回到房间,老二跟阿M…

疯狂家族出游记之一 -- 狮城烤肉会

0100 - 刚从蒲种的回音石收工,由于接下来一个星期是假期,必须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完才能开溜,不得已,“一大早”就要到Astro上班,看带子,写配音稿。到了Astro,导演叫我等,等到我们可爱的印度同事,花两个小时来做一分两分钟的工作。等待期间,碰见了四天没睡觉的助导弟弟,像游魂一样的推着一车的带子,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原来是刚刚从美姐竞赛现场回来,真的累坏了的样子,员工证都留在车上,进不了办公室,结果用我的通行证跟他进办公室,还要等他出来啊!结果就聊啊聊的,聊了大半个小时。赶快回去跟导演要带子,开工!但是这一回的稿真的很难写。资料太少,睡虫太多,写得我就快哭出来了。没法子,硬着头皮写下去……

0600 - 终于写完了!钱难赚啊!赶快回家睡觉!

0930 - 我的“司机”打电话来,原本约好十二点的,他说想早点来,跟我的“老公仔”联络感情。没得睡了,反正行李还没收拾好,起床收拾行李!

1230 - 行李收拾好了,头发的treament做了,Home Spa做了,Facial做了,准备就绪,可以去旅行了!

1330 - 跟司机吃了饭,到了KLIA Transit,刚跑了一列车,下一班要在等上28分钟。还好由司机陪我聊天!

1430 - 终于到了KLIA,大嫂的妹妹,Cindy,还有大嫂的妈妈,Auntie,已经准备Check-in了。这一趟,将由我们三个同行,从吉隆坡飞到新加坡,与从槟城出发的大哥一家人,从麻坡出发的老爸老妈会合。

1540 - 飞机起飞,往南方前进。

1630 - 到达目的地。安全入境,叫了一辆的士,往度假村去!到了那里,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各自在度假村的各个角落逛。老二的女友,May,是唯一一个来迎接我们的人(算什么?好歹也是一家人,就不能接了我们再去逛吗?)。近了房间,发现除了我不孝的家人都不在房里外,冰箱啊,柜子啊都装得满满的,都是食物咧!是今晚BBQ的食物也!哇,什么都有!Otah、香肠、鸡翅膀、鱼丸、零食等等等……正啊!而且,还有蛋糕哦!因为今天正巧是Auntie的生日,所以“大会”特地准备的冰淇淋蛋糕一个!

1700 - 尽管事物在吸引人,其他人没到齐,就只能干看不能动,不如我也出去逛逛,看看能不能碰上新加坡的帅帅阿兵哥!帅帅的倒是没遇见,倒是我衰衰的家人出现了。居然在按摩?没等我?不行,我也要来享受一下,刚才工作到凌晨六点,现在得好好的松懈一下。

1900…

我·很·假

救命啊!

来到吉隆坡接近两年半,驻唱一年,被人批评不少次,有些真让我受不了,也曾经想要放弃,但经过一些开导,经过一番的挣扎,最后还是没有放弃。但今天,我收到驻唱生涯中最令自己受不了的批评:做作!Oh,My God!!!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从一看完意见表开始,心情就跌落谷底!想不通,怎么会有人用“做作”来形容一个在摄影机前都不懂得要迁就镜头,要借位的人!天啊!我真得受不了!为什么会有人对我有这样的想法?

开始对身边的键盘手喋喋不休,拼命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人家会这样讲我?他开始还叫我不要太在意,后来也懒得理我。剩下我自言自语……

显掉!拜托以后如果要批评人家的时候,写/讲出原因,不要让人摸不着头脑啊!我一向很讨厌做作的女生,现在被人讲我做作……

救命啊!

当寂寞与通货一起膨胀

庆祝了好朋友的生日,斐斐回家了!

今天又是一个人。得面对现实,驾驶执照已经过期两个月了,就算有一张无辜脸,通常都不会被交警检查,但,往往以为不会发生的事,一转头,就活生生,血淋淋的发生了!好像上个月,只不过出门一下,忘了系安全带,结果发生了生命中的第一次行贿事件,可耻!

原本真得直打算去更新执照的,邮政局在商场里面,12点多到那里,哇,排长龙啊!大家都乘午餐时间来办一些琐碎的事。算了,本小姐什么都没有,就是有时间,我先去逛一逛……

走进大众,溜了两圈,想买书,但想到我至少还有5本买了还没看的书,躺在我的书架上。算了算了。走到CD Rama……五月天!精选!我要!可惜,初版已经卖完了,现在的这个版本是普通装的,显掉,不买了。手空空的走出大众,暗暗自喜,没花到钱,可喜可贺!

哇,长龙变成长长龙了。算了,在去逛逛。

走进Watson。我很爱逛Watson,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就爱。总是有很多希奇古怪的用品在那里卖。虽然东西部便宜,但就是喜欢在那里购物!结果,相当伤脑筋,花掉了80多块钱!救命啊!钱怎么这么容易花掉啊?受不了!通货膨胀啊!

赶快逃离现场,做正经事重要!回到邮局。超级长龙……今天邮局举办周年酬宾大减价吗?买邮票送信封吗?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一点多了,等一下人会比较少吧?我再逛。

不得了了,又花掉150+块钱,买了一些准备带去旅行的衣物。破产了!好,都两点了,我就不信有这么多人可以先这么是做,上班时间在邮局享受排队的时光。

哇唠,要这样咩?真得一样多人也!死都不排队!我先去Giant买日常用品!

两点半,还没换到执照,花了RM280+,钱怎么这么没有价值?都没大包小包,为什么要我那么多钱?算了,我还是离开这里吧!

结果,我到另一家邮局排队,10 分钟,搞定!新执照,又是RM150!妈的,下星期还要去旅行,我真的穷途末路了,扑街了啦!

勇气

接下来的时间里,相信很多人会认为我在胡言乱语……但我真得有这样的想法……相信没有犯法。

这世上,“勇气”是从开不存在的。人家跟我说:“思艺,你很有勇气哦?这样丢掉一份工作,投入另一个完全不了解的世界?”。礼貌上我会说谢谢,熟悉的朋友,我会说,开心最重要。但暗地里,我会答,其实是我的神经比较粗,很多东西都不会想的太仔细。听过智者千虑吗?我不是智者,尤其在一些体会之后,很多事情我觉得还是直接去做比较好,不用浪费无谓的时间从长计议,左想想右想想,然后每一步都走的战战兢兢。这样的人生,会快乐吗?

为什么我说“勇气”是不存在的?拿个婴儿来说,他怎么知道什么叫勇气啊?他怎么敢爬高爬低,Fear Factor 里的什么昆虫他都敢放进嘴里?如果一个正常人被赶出家门,他可能需要很大的“勇气”才能振作,自力更生;但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一只狗的身上,你说那只狗会想要鼓起什么“勇气”,才能在街上四处窜吗?发现了吗?

没有勇气这回事,只有恐惧!人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的遭遇挫折,不断地受到外来的影响,灌输他所谓的安全意识,所以,我们有越来越多的恐惧,知道危险而恐惧,对不了解的是也可能产生恐惧。所以每次要冒一次险,就要鼓起所谓的“勇气”!提起一样东西,要用很大的力气,但放下一些东西,可能会简单很多!

人与生俱来是没有恐惧的,你不知道跌倒会痛,所以你不害怕学习用双脚走路。恐惧,应该只扮演提醒作用,不是阻拦作用。人生苦短,不要活在自己吓自己的世界里!

终于遇上一见钟情的……

约了一班旧同事吃午饭。约十二点,吃我最爱的辣椒板面。十二点三十分才开始有人到,妈的……整桌的迟到大王都不在旧东家工作了,对公司来说应该可喜可贺吧?

都说了“Sound Of Thunder”,看Trailer了之后都不想看整套电影了,那群猪头还兴致勃勃地跑去买票,浪费我宝贵的十元!要知道我在新公司作了近两个月,前天才收到一张RM150的支票!这样就花掉了十五分之一,还是看这种超级无敌世纪大烂片,气死人!

还好,我约他们出来,也没抱太大的希望要看好看的电影,纯粹聚一聚。在拉面店聊了近两个小时,也算目的达成!开心!朋友跟同事的分别,应该就在这里吧!

好了,回家了!突然想起那天看见一件蛮大的家具店,已经快十点了,还有开吗?好,绕过去碰碰运气!哇!佳节期间,营业时间延长到晚上11点!好,肯定是会做生意的人!逛一逛……就是它了,正正直直的站在那里等我!那不就是我的衣橱吗?找来找去,原来它躲在这里!久等了!好了,杀价!不喜欢拖时间,我就要这个,给我折扣!(就算没折扣,可能我也会买!一见钟情,没办法!)结果,扣掉了一百多块。我还是学不到老妈的十分之一,我还是不爱拖拖拉拉的杀价方式,你出100,我出50;你又出90,我再说60……显!一次过扣给我,我赞你帅!拖拖拉拉没幸福!免得闹到没人要让步的时候,浪费了时间,东西买不到,心情又不爽!

啊,了了一桩心事!开心!一个人购物的风险,有些小细节可能会掉入我的盲点,可能全世界只有我才看它看得上眼(Taste好不好,逃不掉了,没人让我赖啊!),可能隔壁买的便宜一半……一个人买东西,我为自己的决定负责,我喜欢就行了!吹啊?

短片展

期待了两个星期,原本今晚得到蒲种的回音石驻唱的,为了看这一场由短片有限公司搞的短片展,特地找人换班。

上半场,有相当后悔的感觉。我在想,对短篇制作没有一定造诣的人,应该不太适合看吧?我不懂怎么去分析镜头中隐藏的弦外之音,拍摄的技巧等等的专业技术。但我知道,短篇应该不只是拍给同行人看的吧?如果是就应该不需要有这样的一个收费式的短片展了!

从头看到尾。因为是第一次看过这一类的短片,所以无从比较,心里也没有打个底,就去看了!进场之前,心爱的新手机摔了一跤,心情更坏!很多疑问:

1。为什么到爱总爱拍一个镜头,拍久久。演员不动,不讲话;景物不会动,更不会出声。就这样,一秒、两秒、三秒……时间就这样过去。为了拖时间吗?要拍得好像很深涩的话,是不是应该教育一下观众?不要让我看的一头雾水啊!
2。10部片有九部是中文/粤语,但为什么好像只有两部,在工作人员的名单中用中文?
3。配乐方面好像都不太被重视。很多画面在没有音效的衬托下,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4。剧本好像有点薄弱。很多短篇好像都将没有一个很突出的重点,还是我捉不到?

一散场,就问了同行的十儿一大堆。问他为什么我看不懂?他说有很多导演都可以留下一些让观众可以想象的空间。哦,但想象也不是天马行空吧?总该有个线索让人可以从那个点开始,往下想啊!今晚看到很多,都似乎连故事大纲也要用想象力来推断的短片,是不是太乱来了?

当然,还是有一些,是我可以看得懂,可以接受的。无论如何,搞短片的朋友们,加油咯!

好音乐·好朋友

吉隆坡和蒲种的回音石,最近挂上了一块一模一样的魔咒牌子。为什么叫他魔咒牌呢?因为自从这块黑底白字的班子出现后,我在Wings交了不少朋友。其实拍了一些照片,但嫌角度不好,迟些再跟大家分享!但是呢,新朋友很多都是坐在抽烟区里的烟客。是爱抽烟的人都比较豪气,比较爱交朋友吗?

有顾客说我唱歌很好听,他们和她们都不知道我最近又被人批评说我唱歌不行,得去向专业人士学唱歌,说得我差点就想放弃,而且还只一次对我说那样的话。虽然知道自己唱歌真的还有很多可以进步的空间,但真得不用这样来踩我哦!很疑惑,为什么同样的唱法,同样的声音,有人说好听,有人说不行?最难过得是说我不行的人好像比较专业!而且他也不再安排我到其他地方唱了,虽然我也想过不要在Wings以外的地方唱了,但被人无声无息的飞起,也没交待一声,感觉真得不好。

想不通~~~

跟着感觉走

到Cinema Online的网页,凭感觉挑了一部想看的电影。“神话”被放弃了。我选了刘德华主演的“童梦奇缘”,为什么都是港片?感觉像看港产片咯!没什么特别的理由!

到三家家具店逛了几圈,想买个衣柜取代我那个历经沧桑的太空橱。No Feel,感觉不对,不管有多少折扣,都不想买。没收获!

漫无目的的在Time Square逛,被认盯上,说服我加入WWF的赞助计划。我没钱也!但感觉告诉我,一个约三十块,花在有意义的地方,没问题啦!

到Border的杂志部门,翻了几本,现在好多杂志的封面,排版都一流,价钱都差不多。不管是科技的、时尚的、保健的、娱乐的……哇,本本都想占为己有,但是,最后由凭感觉,买了一本。

到Shasta去买纸巾,看到Power Puff Girl的纸巾,好开心!从来就没有特别喜欢Power Puff Girl,但今天看到这样的包装,就觉得,我买!

经过Hush Puppies,看到了一双鞋子。哇,一见钟情!有人在等我,没时间停下来试了!吃了饭,安顿好朋友,冲回去Hush Puppies,试了鞋,然后狠狠地买下去!

今天作了蛮多决定的,因为靠感觉,很多事好象简单很多,直接很多。有Feel,Take it;No Feel, leave it。很简单!有些是真得不用花太多的心思去计算,等你算到了最完美的可能性时,机会,可能已经擦身而过了……

有烟·有酒·男人·女人

真得很不爽,闻了一整晚的烟味!

心血来潮,约了两位老朋友去喝雪花啤酒,居然有人得意洋洋地说:嗨嗨,有好东西!我还以为要介绍我看什么新书或有什么电影的免费门票,他妈的,居然拿出了一包香烟。还说什么“喝酒不抽烟,好像XX没XX”(欲知详情,下次请我喝酒时我才告诉你!)!受不了!

其实我从来不觉得酒有什么好喝,但有时候一班人出来,如果我点了汽水,会觉得自己很扫大家的兴。所以很多时候都会喝上一两杯,但绝对不多过两杯,因为我自认清醒时已经不太受自己的大脑控制了,更何况是被酒精侵蚀以后。

谈到男人与女人,或许是我想东西太直接,想得太简单,他说两个人相爱但不一定能在一起。但我觉得只要是两人都确定爱对方,那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责任的束缚?外来因素的捆绑?还是我经历的没有他多,所以看不清?我只觉得,两人要在一起,一定要相爱。只剩下责任的话,那这一段关系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错的时候遇到了对的人?为什么是错的时候?因为之前你已经遇到错的人了,可能你知道那种感觉并不深刻,但因为寂寞,你放弃等候,你想或许真正的“他/她”根本不存在,所以你用理智来分析一段关系的可能性,忘了感觉的重要性。当有一天,对的人出现时,你可能一回不了头。所以当初一旦告诉了自己他/她是对的人,往后不论怎样的感觉来袭,你都得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问大家一个问题,单恋比较痛苦,还是两人相爱而不能在一起痛苦?

天堂的灯泡坏了吗?

午夜了。远处的天边,不断有灯光闪啊闪的。天堂的灯泡坏了吗?Starter坏了?灯开不着了……

好像远处在下一场暴风雨吧?是你哪里吗?我在这一边,天气晴朗,凉风习习,好舒服的一个晚上。

今天我又有一些体会了。有时当你做一件事的时候,你坚持你的决定,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坚持;事情发生了之后,你突然觉得后悔,不知道为什么当初会做那样的决定;再过一阵子,突然在某个时候,遇见某一个人的时候,突然开窍了,终于知道当初为什么而坚持。好奇怪……哈哈,但开窍了,总算是好的吧!

今天我看见他了,在他有了她之后的第一次。他一句话也没说,没看见我吗?哈哈,没问题。其实,我们住的地方只相差一条街,还是窄窄的一条,但我们从没碰见过对方。然,我却在离住家20多公里外的某一个空间里,看见了他,和她。听说他的新恋情,与上一段的情况相去甚远。最后,在我离开那小小的空间前,我主动跟他说再见。然后,我看见了从没见过的尴尬,出现在他脸上。我不知道那种表情是从何而来,但突然觉得很陌生。认识这个人那么久,居然未曾见过这个表情。

难得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呆在家里,看看夜景。

豁然开朗。

心情杂锦篇

好像一下子突然就不活跃了。之前很勤快的Blog,一下子,冷了下来。因为要多抽点时间陪我老公吧?有了新玩意儿,总是会比较心散。

其实没有要放弃的念头,从来没有。知道自己很爱写,也知道写着写着,会更了解自己。所以没什么理由停止。除非,我变了。

上星期,到槟城,满载而归。第一次跟大嫂,就我们俩去逛街,感觉很新鲜,很棒,原来有个姐姐的感觉很好。谢谢大嫂,让我真得开了眼界:原来女人的钱真得很容易赚。那天实在买的尽兴,我还恨下心肠,终于在我薄薄的两片耳珠上,打了两个小洞,让美美的小耳环吊在上面。为什么人会想到要在耳朵穿洞?我实在想不透。有特别漂亮吗?我第一次望见自己戴耳环的感觉竟然是:死娘娘腔的。原来到今天我还以为自己是附在努女儿身上的男儿郎。受不了……

回来吉隆坡后,制作人放假去了,续上个星期的槟城之旅后,我又度过了相当悠闲的另一个星期。觉得是时候好好调整自己了。现在的生活每从前的有规律,总是呆到很夜才肯睡觉。整个人懒洋洋的,懒到自己都受不了的程度,了解我的人知道哪有多严重吧?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星期六晚上,不用唱歌,没有朋友的约会,也好,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呆在家里好好的享受周末的休闲!得好好的调整自己,就从今天起。

昨天在梦中醒来,是我不喜欢的梦,因为记得住,所以我不喜欢。因为梦毕竟也只是梦,无论再甜再美,也不是真的,所以我不希望醒来后还记得住,更何况是那些人有份参与演出的梦。妈的,以前有不见得日见夜见梦里再相见,现在早不想见晚不想见的人,脸皮厚厚的到我的梦境扎一角。不想这码子事也不行吗?专心的坐我的工作,跟新老公沟通不行吗?就要让我做这样的梦吗?

刚才在民歌餐厅,恺俊唱着“Heaven Knows”的时候,我居然湿了眼眶,莫名其妙,他唱得再好,我也不是第一次听到啊!有必要这样吗?有人发现吗?应该没有吧?

该好好调整一切的杂乱了!乱乱的衣橱,乱乱的睡房,乱乱的客厅,乱乱的笔记,乱乱的心情……

得好好调整了……

我的五个怪癖

莫名其妙的被点名,点我的人,SVEN 是也!实在是抓破头都想不到,像我这么正常的人,去哪里找五个怪僻?勉强一试。

1。认为自己没有怪僻!
2。很享受塞车的过程,尤其是有一书在手的时候。
3。最爱的家务事:洗厕所!
4。一个人看电视剧,听音乐时,狂哭!
5。跟笔友通信(是笔友,不是网友哦!),一年只回一封信。

是不是一点都不怪?怎么写啊?闷坏大家了!
写完了还要点五个人继续写?好,我会私低下点名。要知道这项听起来有点无聊,被点到时又有点爽的游戏规则,请参考SVEN的网站。

谢谢!

回到那一天

玩臭!因为前几天一直忙着,所以我把日期调回十月一号,静茹开唱的那一天。

其实不太想谈她的演唱会,总觉得可以做得更好。但一个小小的身躯,要在台上撑三个小时,又唱又跳,绝对值得我整晚的掌声。但既然掌声已经给了,就不用再提了,有机会才在报章的专栏里提一提吧!

斐斐再次光临,上次就说是中秋节,带月饼来给我吃。这一次,为了她期待已久的演唱会,她大包小包的,有什么肉骨茶面啦、榴莲糕啦、饼干啦、卡片啦、还给我准备了一份礼物。受不了,每次都把我弄得想哭出来,不是气得想哭,是感动啦!不知道她的大脑装什么,看个演唱会也可以为同行的朋友搞这搞那的。交她这个笨笨的朋友,总是充满感动……

感情太好了,所以我们决定同时终结我们的寂寞,学人到中年依然未娶老婆的王老五,买个伴回来。人家娶过埠新娘,我们当买夫老娘!哈哈,我花了RM1.8K买了个老公,她花了RM2.0K买了个男朋友。然后在车龙阵中讨论要怎么与各自的老公/男友打好关系,培养感情。

结果,这两个喜获伴侣的白痴,迟大到!静茹听到我们的祈祷,为我们延迟一个小时开唱。两个疯子在车里面语无伦次,只要是认识的神,就拜他一拜。差一点,就想把车丢在路中间,搭LRT去了。还有一点的理智,告诉我不能就这样丢下这位陪了我六年多的老朋友。所以我们慢慢的爬到了Stadium Bukit Jalil。理智再一次受挑战,我是不是真得要将我心爱的小鼠鹿留在高速大道上。当一个便急的人越接近厕所时,意志力会越来越薄弱;同样的,看到了目的地之后,我的意志彻底瓦解。结果,我还是放弃了我的小鼠鹿,奔向静茹的歌声。

一个人,与朋友分开坐。有多么的不爽,就不说了。但当看到侯佩岑上台鲜花的时候,我的超废幻想力又开始发挥它的作用了。我在想,不知何年何月,我可以化身为侯主播,参加斐斐的演唱会?哈哈,我真得这样想!但周杰伦就可以免了,我应该会比较喜欢不同圈子的人吧!

演唱会过后,我用了最快的速度,连跑带跳,冲到了我的小鼠鹿身边。真是受惊了,看它独自在街头等我,原本还有其他被暂时遗弃的坐骑,现在是剩下他孤零零的在最左边的车道的最外侧,还有一辆警车在看着它,免得被后来的失魂鬼撞伤。可怜可怜,但依然忠心耿耿,已经见底的油箱,让我的小鼠鹿撑到了油站。但在我将它摆上加油机的前一刻,它的意志力也瓦解了,死火!果然物似主人形!

午夜,难得的人齐。每次这一班人聚在一起,总有办法让我笑到抽筋。快乐,来得简单,所以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