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06

摇晃,摇晃,摇摇晃晃

眼前是一片波动。

坐在奎笼上,开会,越开越晕。

今天一整晚,我会住在奎笼上。摇晃,摇晃,摇晃一整晚。

明早,我会不会晕奎笼啊?

在生命结束前……

如果生命即将结束,你会因为还有什么为完成的事而觉得遗憾?

朋友的家人毫无预兆的被夺走生命,事事总是无常。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问身边开着车的同事:如果你就快死了,你最想做些什么?导演?制作人?她说她曾经有理想,但感觉太难,结果放弃了!于是我问我自己,我会有什么遗憾?想了一想,生命已很值得满足,只会觉得可惜世界那么大,我只看过那一小部分……

我想跟一家人到韩国滑雪,我想跟猪到他向往的寮国,我想跟斐一同踏足土耳其……我想有能力了解身边的人,化解人与人之间的误解、偏见。我想远离是非。我想再见一见那一个人,想知道他胖了吗?瘦了吗?找到属于他的道路了吗?知道他要什么了吗?想成家了吗?会不会有时会想关心一下我这个老朋友的状况?

我发烧了。昨天已经摇摇欲坠,今早要提起精神工作,回来后走路都走不稳。一直赖在沙发上,等……等待……希望有人来救我……此时此刻,我还没有等到。明天吧,或许明天我可以等到。或许明天我已经不想再等了……

生命不就是这样吗?等待,等待,最后等成遗憾……

哎哟,不见啦!

1998年
有个前途茫茫的17岁女孩
她没有谈过恋爱 不知道将来
等待大学入取通知的到来

一天数着一天
国立还没答复她
私立也就试试吧
反正从没有确定方向

等待的日子特别难熬
不知不觉就迎来了她的18
国立始终没有回答
唯有到私立走走在打算吧

这时好友五人送来拖鞋一双 牌子是PUMA
她没有太多牵挂 只怕没钱花
于是带着几件衣裳 拖着她的PUMA
杀上古城马六甲

终于国立开了门户 名单没有孙山没有她
反正也没有其他办法 不如就这样吧
于是她和她的PUMA
一拖四年美丽时光

莫名其妙混到文凭一张 决定只身到都市一闯
反正还是没有太多想法
或许几年以后就会嫁 所以就傻傻跟着他
还有脚上的那一双PUMA

又是两年光景啦 没有嫁却散了
电脑对不下 决定从头闯一闯
就趁机会飞奔吧
脚上还是同样的PUMA

踩啊踩 拖啊拖 就25岁啦
房子新的 工作新的 爱人新的 拖鞋就一双
跟了8年的PUMA 鞋底没花依旧收藏
虽然好几次我差点滑到跌个狗吃屎

2006年这一天 它被人借走啦
她没想过一诀永别啊 她跟她的PUMA
心里虽然依旧牵挂 也只能默默接受啦
不求再次拥有 但求有人如她般爱它

致:跟了我8年的拖鞋,永别啦!

完全冷笑话

入山拍摄,双脚被水蛭无情攻击,最无厘头的是,腋下居然也中招。

人:“好痒,好痒,我一双脚痒得受不了!救命!”。
猪:“乖乖,我帮你抹药,不要再抓了……”。
人:“奇怪,为什么脚上的伤口那么痒,‘呷啦袋’的伤口却完全没感觉?”。
猪:“呃……因为‘呷啦袋’怕痒,所以不敢讲出来……”。
人:“……”。

我笑了好久,有人觉得好笑吗?

快乐的破产

哈哈,久旱逢甘雨,度过了三个月没有收入的日子,终于两个月的薪水一起领到了!买道具用的钱终于也领回了,被朋友拖欠了一个多月的钱也拿了回来。一下子荷包又恢复饱满的精神了!爽!这一次电视没无缘无故坏掉,车子坏坏地,但可以暂时不理,袋袋平安。

就在放松戒备的96小时之内,我跟猪头接过英雄帖,来到了“隆”门客栈……此时阴风阵阵,杀气重重,我们不顾一切,亦步亦趋的侧身闪入大堂!

各路敌人眼神犀利,处心积虑要我们就范。宝岛侠士站稳脚步,毫无退缩之势,高姿态以过往建立的名誉,连番名牌攻击。哼,我们将身子放低,以稳健的下盘功夫躲过攻击。哎呀,一阵刀光剑影,香江刺客居然想向我们放暗器?还好我们平时从未松懈,勤练太极,以一招四两拨千斤,将暗器一一化解。一个翻身,翻过了神秘客舍下的陷阱,正得意之际,没想到却陷入了神州武士的设下的天罗地网,泥足深陷……这些中国武士,从地上冒出,拖着我们的脚,企图与我们一起陷入无底深渊,同归于尽~~~

投降了,我们投降了!

最后,我们留下了买路钱,黄金数百两,才得以赎身自保。快溜快溜,头也不回的就往前跑……啊,有希望了,看见了本土同胞,有救了!赶紧往自家门口拼了命的狂奔。以为就要安全了,殊不知,这居然是另一场灾难的开始。又被搜刮了数十两黄金……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不行了,我们要撤退!我退我退我退退退……哎呀,居然被半路拦截了,又是自家同胞,但这次他们拿得居然是花旗国的飞镖,香江的匕首……

终于,我们宣告阵亡了~~~

就这样,我们俩在海外华文书市,花了几百块,大包小包的回家了。

荷包,又恢复原有的苗条了!

然而,这一次的感觉--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