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5

祝我生日快乐

二十四岁了,生日快乐哦!

不是第一次碰上卫塞节的假期了,几年的卫塞节在星期天,所以星期一不用上班,于是,我决定今年我要用三大天来庆祝本小姐的二十四小寿,把去年所发生的好的不好的统统刷去,从原点再次出发。

今年过得实在不错,没有太夸张的庆祝,没有一大班的闲杂人等,每一个祝福,都来自一些我所最熟悉,最想念的家人,朋友及同事。所有的祝福真的把心暖的热呼呼的,真的感动。

爸爸,妈妈,大哥大嫂,阿肯+阿May,阿Koon+阿明,我的家人,在我陷入低潮的时候,让我明白到,家,才是最温暖的避风港,最坚固的防空洞,也是最真实的天堂。

斐斐,第一个为我弄红鸡蛋的朋友,真的傻得实在有点可爱,我知道你会看到这一篇,你该知道你那天看到泪光是真实的,真得谢谢你,我真得很感动。(虽说朋友是摆在心中,而鸡蛋是拿来吃的,但我还是不舍得把画了个笑脸,写上了我名字的鸡蛋给敲破。但摆了三天的蛋,还能吃吗?)

公司的同事们,大学的那一班同学,中学的那一班老友,感谢你们在我在期待中得到你们的祝福,没有人忘记我,所有我期待的祝福都准时送到。我知道地球转得再快,我们的感情也能历久弥新,感谢你们的祝福,让我有勇气再从头开始。

这一份感动,将长留心中……

关于他……

"Tentang Dia" 在未经朋友介绍前,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一部印尼电影。

排队买票时,一心希望买不到票,就不需要扫同行友人的兴,也不用强迫自己看一部全无了解,更是毫无期待的电影。结果,让我买到了票,就抱着一种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进了电影院。

因为偏见,一开场的五分钟,听见马来歌曲,看见马来女主角不断地在健身房的跑步机上跑着,就已经有想走出电影院的想法了,在主角开口讲话后,我听见一句句仿佛熟悉,却又令我摸不着头脑的马来语,我不敢相信接下来的两个小时,我居然会奉献给这一套电影!也还好我没那么冲动,不然我可能会错过一次摒除偏见的机会。

总的来说,这部电影没有荒唐的情节,没有太煽情的场面(戏剧性?拜托,它还是一部戏好不好,没有戏剧性的情节,也未免太平淡了吧……),却为我制造了一个思考空间。一同看戏的朋友认为,这部戏要传达的是纯纯的爱(他只说是Pure Love,忘了问他只的是友情还是爱情,但应该是友情吧!)。我倒认为,这部戏中,两位女主角的性格,背景都有极大的冲突。想法,处事方法也截然不同,对于感情,他们更是完全不了解对方的立场。戏中所呈现的,是两个极端的交错。一给环境良好的人,极度消极;而逆境中求存的她,却勇敢积极。没有所谓的错与对,有怎样的想法,都是很个人的事,如果那是你选择的生存方式,就以自己的方式对待一切的问题吧……

我一直都很爱转牛角尖,把很多简单的是想得太复杂了。也或许,这部片子的导演没要我想这么多,可能他真的只是想表现纯纯的爱吧!但片中真的有很多发人深省的台词,相信我再往后的日子里,会不断地浮现脑海,带给我一些新的想法。

至少,下次我该不会那么抗拒马来电影了。

喜悦

原来外表再冷酷的人,也会有隐藏不住心中感觉的时候。

某个停车场的某个管理员(收费员比较对吧,反正我不觉得我的车放在那里是安全的),平时都是黑着一张脸,好像欠他几百万的泊车费没还,一年到头都穿着同样的一件灰色上衣,带着一顶渔夫帽。还钱给他他没表情,问他什么都没好气,泊了一年多的车,一直都是这样,没见他笑过(难道是我长得很欠扁的关系)。

那天,下班时间,我走经过停车场时,发现他一改常态,不但换上了一件深红色,烫得笔直的上衣,嘴角还有一丝藏不住的笑意。我每一个工作天都见到他,而今天,我差点就认不出他来了,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同了。当时的感觉就是,他心底的那一份喜悦,就算没有那一身的衣着,也会很自然的流露在他脸上。

有些人就会在不同的时候,很认真地扮演着绝然不同的角色,他们对自己没有太花俏的要求,就只是把工作做好,把心爱的人照顾好。而那一份喜悦,应该就是给他们的回报吧!最亲密的人,就算不在身边,但彼此欲分享的感觉,不会因为时空的距离,而有丝毫减少吧!

打从心底的喜悦,最容易让四周,即使是不相干的人,有所感动的。

安静

如果无声便是一种抗议,那安静是什么?
哑子,岂不是一辈子都在抗议?

再见

今天将结束你们痛苦,兼漫长的工业受训期,恭喜你们!

每次有人要离开,总会对留下来的人道谢,要不,就暗自的收起哪一位上司或同事的照片,等哪一天学会了什么旁门左道的巫术,就以此人为试验品,来证明自己的功力足以谢师回乡。

今天,你们要走了。其实,我真得心存感谢,因为你们是我在这一年多来,看过最肯挨,却也是在我枯燥的工作环境中,为我带来最多笑声的一群。

往后的日子,你们不一样了,你们将更珍惜校园的生活,更享受念书的日子。没错,你们加入的日子,我们正打着一场仗(很遗憾我错过了很多,也没办法跟大伙儿走到最后),但因为这样的经历,你们对未来,将会有更充足的准备,会比其他人更早知道,这条路,是不是你们要走的。

今天的这一篇,献给你们,以回报你们,在我的人生中写下的精彩的一页。

再见,保重。

低潮

自从与男友分手后,觉得好运得跟着走了。工作不开心,健康出毛病,脑筋不如从前灵活了。

今天,一个人坐在医院的咖啡厅,吃着午餐,突然开窍了。

从前,一碰到挫折,我会懂得将它视为磨练,感谢有这种机会,让我有新的体验,学到新的技能,所以每一次遇上难题,我都会乐观面对。在跌倒后,很得意自己又再一次的站了起来,继续往前走。

现在,我把每一个难题一个叠一个的堆积起来,企图放大自己的不幸,让自己放肆的自怨自艾,以便让人同情我,关心我。同样的,今天,一给人吃饭的时候,开始在想,我怎么会这么惨。男朋友没了,花了一大笔钱,病,医不好,医生的建议一次比一次贵,现在还得一个人吃饭。惨、惨、惨!然后,叮一声,似乎被敲了一下脑袋,我干麻这么折磨我自己,莫名其妙。然后,一个人吃饭变成一种享受,随便看到什么想吃的就坐下来,不急,反正没人在等我。吃饱了,不需要费时等大伙儿把椅子都坐热了才舍得走。这般逍遥,如此自在,很多人盼都盼不到吧。

所以,我的好运,又回来了。

城市

在像吉隆坡这样的一个大城市,行人脚步匆忙,车辆的速度却因不良的城市规划而显得缓慢。

在街上溜达,身边的人不会理你,跟你一道挤在公共交通工具的人,如果你身上没有特别的气味,他们不会多望你一眼。在这样的一个城市,如果觉得寂寞,不要到人多的地方,那会放大你的寂寞,在陌生人的笑声中,你的孤单,将无所遁逃。

如果觉得寂寞,不如一个人留在家里,拥抱它。可能,你还会感觉到一丝的温暖……

电影

一个充满电影的星期。看了三部截然不同的电影。

Sahara - 去看之前,听说是这部烂片,没怀着任何期待,当然不会失望,相反的,是部相当紧张刺激的影片。喜欢片中的男配角更胜于英俊潇洒的男主角,更被片中两男的友情、默契而感动。很渴望有这样的朋友,一个暗号、一个点头,眨眼,胜于千言万语的默契,非常动人。希望这一辈子能有一个,真的只要一个,就心满意足了。

Kingdom of Heaven - 不予置评。同看此片的男性朋友,誓言再也不看Orlando Bloom的电影,不管是什么得奖导演的影片。

Guess Who - 只是想看一部可以令我笑的影片,算合格了。爱情,还是很迷人,很令人向往的。戏归戏,现实生活中,可以碰到很爱很爱我的人吗?或是一个我很爱很爱的人?爱得不理肤色,不论身边的人怎么看,不管任何的距离,将彼此的异差视为对自己的补足。远在天堂的阿嬷,什么时候可赐我这么样的一个人?

尷尬

從什麽時候開始,我跟他,從那麽親密的關係,到了今天,他在我身后聊著電話,跟另一頭的人說,“現在不方便談這些,遲點再跟你聊”。

應該,是在我自以爲是的選擇放棄這段感情的那一刻開始吧。我曾經以爲,我終于做對了決定,我勸我自己要果斷一些,我告訴自己拖泥帶水的,大家都受罪,倒不如殘忍,再殘忍一些……

今天,我故意躲到房間裏整理文件,鑽進廁所裏猛力的洗刷著我的髒襪子。我不要聽到他跟另一頭隱約傳來的一把女聲在聊些什麽,笑些什麽。但他肆無忌憚的大笑聲,無論的我的刷子聲在大,也完全遮蓋不了。終于,還是讓我聽見了他的“不方便”之說。

越是想要讓自己不在意,就越發現自己的無力。越清醒,痛,就越清晰。

爱情

多老土的一个話題。
不管经过多少年,不管多老土,沒人可以忽略它的破坏性。

当爱情,已经到了无法掌握的地步,他想走了,放手,彼此才能重获自由。

一声嚎啕,我来了。
在期待中,我张开了眼。

没有枪林弹雨,没有火箭飞弹,我出世在太平盛世中。至少,我的四周,是太平的。
我不是孽种,不是扫帚星,我没有为家人带来不幸。我没有特别早学会用双脚站立,没有特别早开口叫人,没有特别聪明,没有特别傻,没有特别可爱,没有任何与别不同的事。

我只是个普通的小孩,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
所以,谁会在意我会做些什么,写些什么……虽然我希望,至少有一个人,发现我还在这里,等待,默默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