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05

2005年9月28日

昨天不用上班,把自己关在家里一整天。其实是一些不舒服,每月例事来的好,在忙了一个星期之后报到,我可以给自己一个好好休息的借口!所以,2005年9月28日在我的历史中,等同于不存在!我什么都没做,一整天除了煮一锅粥,什么事都没做。当然不包括呼吸、眨眼、消化、发呆……我就这样挥霍了一天。

交通灯的意义

红色-停车
绿色-前进
橙色-注意,该减速了!不是踩油门啦!白痴!
受不了,这种连小学生都懂得基本常识,为什么很多大马的驾车人士,几十岁了都不懂?因为自私!很多人就这样见到橙色灯亮起,就“勇往直前”。前面可能已经 塞得满满的了,结果白痴车就停在路中间,黄格子中间。哇唠!有没有搞错?KL的塞车壮观,往往就是这些人的杰作。从别的方向来的车辆可能不用受塞车之苦, 但就因为这下自私没脑的白痴,可能就无端端的前进不得,平白受气!

白痴们!请不要再出来瞎混了!你们很讨厌啦!

转行

最顶不顺:
“我转行了!”
“哇,赚大钱了!”
“没有呀,薪水很低。”
“不要骗啦!怕我跟你借钱咩?”
“……”

最炸到的:
“我转行了!”
“没做IT了咩?”
“没有了。”
“那你花那么多钱念四年书干嘛?现在又欠一屁股债。花64千念书,还没赚回来就收工了!嫌钱多还是四年不懂怎样过?”
“我爽,要你管?”

最意想不到的:
“我转行了!”
“我变性了!”
“哇!”

最莫名其妙的:
“我转行了!”
“噢,大马经济有救了!”
“大马经济关我什么事?”
“你工作的公司不是跟金融界有一定的关系吗?”
“我做System罢了吗!”
“有啦,有关系的,一定有关系的。”
“神经!”

最热血澎湃的:
“我转行了!”
“恭喜你,终于正视自己心里最深处的欲望了!释放吧!燃烧你的热情吧!为世界带来希望吧!”
“有那么严重?”

很幸运的,最常听到的:
“我转行了!”
“好好地做,我支持你!不用想太多,认为对的就去做。”
“……呜,好感动……”

中秋

中秋又过了!

上个星期好朋友斐斐来到KL。有一次,她正在烦是不是应该留在另一位朋友家过夜,让我一个人开车回家。她说,她不想让我一个人开车回家,因为她知道跟一班朋友狂欢之后,要一个人独自开车回家,是相当难受的,情绪的起伏太大。但是她忘了,像这样的生活,我已经过了一年了!这一年,我都是跟一大班人出去,玩到很晚,然后独自开车回家。所以,我已经习惯了!我一个人住,将近一年了,我真的习惯了!无论如何,谢谢你的体贴!

中秋,月圆人团圆。今年,我的上半天在录影中度过,然后再从新山回到吉隆坡的途中度过四个多小时,然后一个人回家,吃斐斐买来的月饼,打电话回家,跟家人说中秋节快乐,然后看“Sex and the City”的DVD。这部片子中的一句话,让我想很多。内容大概是这样的:“女人总是在分手后,不断思索为什么?而男人就不同,他们会很快的交下一个女朋友,享受全新的生活,新的情人。”,每个人都是这样吗?我不知道,但至少讲中我吧?我就是那个还在思索的人,而他是那个在享受新生活的人。

凡是到过我布洛客的人,我都会做个Link连到他们的布洛客去。而他的她,也来过,所以也有一个Link。很多时候我手痒就会Click下去,给自己找些麻烦。而今天,又是个手痒日,所以我又Click了……

第一次看到他们拍拖后的恩爱照片,开始发现自己真的有点麻木了,直到看到其他人的留言,我又不行了……并不是好的留言,我很心虚,在想我会不会也想要写这样的东西?很心虚,所以拼命的告诉别人,那些留言不是我写的!真的不是……我不知道什么叫自明清高,但我真的不屑做这种事!

不管我情不情愿,到了今天,我可能不会真心祝福,但我也不会做这种小动作。谢谢相信我的人,也想告诉怀疑过我的人,你真的不了解我!

无论如何,就算接下来几年的中秋我都得落单,我也不会去人家的布洛客,说那种鸟话!我会学会享受跟我的影子生活。

又是选择

曾经很天真地以为,换了工作,可以做更多自己爱做的事,有更多自己的空间,未必达到别人的要求,但至少可以把“自己”做好。

然而,事情的发展,往往不如自己所想象。一直清楚地知道,自己唱歌不是唱得最好的那个,所以想学吉他,让自己有更多的机会,把歌唱好。太慢了吗?现在突然来到一个分叉路上。可能我就不能再唱了……可能我必须就此放弃了。

还能面对多少和批评?还能承受多少?还得承受多少?得承认,又是努力,不一定会有相等的成果……也许我得好好想想,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艺、斐、翔@爱FM

思艺与斐斐又一项很厉害得不败纪录,凡是我们合作唱过的民歌餐厅,非倒既易主。这次,考虑到爱FM是历史最悠久的中文电台,又有阿公撑腰,所以我们誓要将诅咒破解。

九月九日,思艺、斐斐,凯翔与回音石的老板新洲一行人,踩上了爱FM的大门,打着好音乐、好朋友的标题,我们就脸皮厚厚,胆粗粗的在录音室里开唱了!

千杯不醉

对尔冬升的戏,一直都有期待,对吴彦祖这个男人(注意哦,我说男人,不是男演员哦!),更有期待。

今天录影结束,又是星期三,有特价戏票,便一个人跑到戏院里去捧着两个男人的场!对,一个人!一个人看电影就跟一个逛街、吃饭一样,没什么特别,但最讨厌的是,在戏院里,坐你上下左右的都是情侣,而且是在戏院里特别恩爱的情侣。妈的,要亲热干吗来戏院?烦死了!

没法子,我看的是爱情戏剧,又是港片,这种戏就是能吸引一些不喜欢带脑上街的人进场,跟荧幕里的人一起谈情说爱,在台下写自己的剧本,演自己的一套戏。妈的……下次得选对时间看戏,免得看到我上火!

算了,不用为了这样的人浪费篇幅。谈一谈尔冬升,喜欢他对人物的描写。《新不了情》里在街头表演、上口水歌,吹萨瑟风的一家人;《烈火战车》里的小混混;《旺角黑夜》的妓女与平民杀手;《真心话》里的飞女与纯情的男生。他讲故事的方式,轻轻的,不煽情,生离死别的画面,都轻轻带过,但总能让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角色方面,有尔冬升爱用的钱家乐。很多尔导演的戏都会有它的中踪影,每一次都是配角,但他的出场,总是充满喜感,但这一次,戏份却少的可怜。方中信,《旺角黑夜》之后,有在尔冬升的戏中扎上一角。跟上次一样,是个很抢镜的配角。这一次的演出与之前他演过的角色相当不同,不再是很有性的,耍衰的,可能是有一定的年纪了,对角色的诠释方式,也有了一定的转变。

男主角,没什么好说的,我对他的迷恋,让我没办法冷静分析。女主角,很纳闷为什么会使杨千桦。也并不是不喜欢她,但她的表演方式,就是一贯的“杨千桦”,没什么惊喜。咋看之下,以为是在看新扎师姐3,同样的男女主角,同样的夸张表情。可能就是她那独有丑小鸭气质,令向往童话式爱情故事的小妹妹们,对白马王子的出现充满憧憬,期望有一天也能向杨大姐一样,被王子点中,成为天鹅公主!

啊~~我也好希望被点中啊!昨天我开车在天快黑尽了的街头,与其他车辆在车龙镇中缓缓前进时,一辆白色的Kanari时到我旁边,车内的男生想我挥手,示意我忘了着亮车灯。哇,那个笑容,很迷人咧!我急忙扭开了车灯,再回了一个笑容个他,然后他就是开了。我愣了一愣,他的车就这样开走了。在他的车子还没离开我视线以前,看到了他的车牌号码--1980,英文字母就不记得了。如果那时候我在大胆一点,叫他摇下车窗,在车龙里跟他聊一聊,说不定我也可以拥有童话式的爱情……

唉,正常的男人,有他那样的笑容,都应该…

一个这样的午后

早上,在家里准备即将来临一个星期的工作。

中午,约了阿龟阿头老弟去买吉他。吃了一顿饭,哈拉了一阵子,原本以为会有一伙儿一道去看即将落画的电影,The Maid。然后发现可能就只有我,跟阿龟阿头老弟“夫妇俩”一道看。显!想就这样拉倒了,不如自己一个人看可能都没那么无趣吧?到电影院但电灯泡……结果,盛情难却(其实是自己胆小,不敢一个人看传说中很恐怖的恐怖片),结果还是脸皮厚厚的跟去看了。

买票。跟两个小鬼头看戏的好处,他们可以很自然的叫我拿出我那张过期已久的学生证,然后帮我排队买学生票!哈哈,受不了,有两年没买学生票了,算了,能省个两大元,就省了吧!迟些如果有人在街上认出我是个节目主持人的时候,我也不敢在冒充学生了!

想学吉他,自我增值。去选购吉他时,我什么都不会,看他们夫妻俩在那里替我试吉他,真得很不好意思。没存货了,得下次再回来买,所以跟吉他铺的老板说好,要他认得我,那下次我就能自己来买吉他,不用再劳驾这对小情人了。

接着,看了电影,有同事约我吃晚饭,而小两口要准备到民歌餐厅驻唱了。跟他们说了拜拜,看他们的身影走入人群中。一对小情人,我是羡慕的吧!纯纯的爱情,还会再入侵我的生活吗?算了吧,还是到书局,在书中寻找我的Brad Pitt吧!

生命结束后……

不知道我的躯壳躺在那儿多久了。我好想回去,但不可能了。都晒干了,就剩下白骨了。我的羽翼仍然清楚可见,但就只剩羽翼了。我就这样躺在那,等风把我带到不知名的地方吗?我好想知道我仅存的羽翼,最后会飘到哪里,所以我在这里徘徊,等待风,决定我的遗体的去向。

这时,灯亮了。我一直以为这房子是空置的,我躺在这儿的几天,都不见有人在屋内走动。终于有人回来了吗?接着,阳台的玻璃门被推开了,一个看似疲惫的女生,走了出来。她看见了我,退了回去,很不知所措的跌坐在门框上。然后由跌跌撞撞地走回了屋里,开了阳台的灯,又呆坐在门框上,两眼直视着我的身体。有那么奇怪吗?爱大惊小怪的人类,我每天飞过宰猪场,飞过屠场,飞过刑场,什么尸体都见过,只是我小小的身躯,有必要让这万恶的人类那么惊慌吗?

然后她拖着一身臭汗的臭皮囊,坐在电脑旁,开始歇斯底里的猛按键盘。她开始问所有在线的网友,该怎么处理我的尸体。他们告诉她,只是一只死鸟,拿扫把把我扫掉就行了。她又问:“不是该把它埋起来吗?那曾经是一个活生生的生物,那曾经是活着的,那曾经是有生命的!”。她的网友们开始笑她,说那只是一只鸟,不是人,只要当垃圾丢掉就行了。她开始流泪,自言自语:“生命不是应该受到尊重的吗?为什么人命那么珍贵,鸟的生命就那么不值钱?那个弹弓随便一射就能射中人,而射中鸟的机会相比起来如此渺茫,但为什么发现死了的人要报警,要上报,要办死亡证,要这要那,而一只鸟死了就只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垃圾?”。

我感激着女生对我们生命的尊重,但以我对人的观察而言,她疯了!她是个崩溃了的人。她关上电脑,狂哭。绝对不是因为我吧,从她的表情上看来,那是无助。她想打电话给某个人,希望他来帮忙,但又迟疑,越来越矛盾,越来越不知所措。她害怕打电话求救,会把人吓着,或会让人说她是疯子。哭声持续……

慢慢的,她冷静了一些,拿了一张报纸,关了阳台的灯,在黑暗中,将报纸盖在我彻底干枯的身上。眼泪不停的流,为了她的寂寞,为了她的无能,也为了她的无助,决不是为了我。报纸只能覆盖我的身躯,不能将我存在的事实给抹掉。她拿了一个透明的塑胶带,将我,连同报纸,推进了袋子。塑胶带是完全透明的,她还是可以清楚地看见我的羽毛,于是,她又拿了另一个全新的胶袋,把我装了进去。只差没拍照,不然就完全像在公路意外中丧命的人一样,盖报纸,黑胶袋。她并没有将我丢经垃圾桶里,她不认为我是垃圾。她知道她不能将我也送进太…

人生

有一天,小弟突然问我这样的一个问题:什么是人生?哇!这样的一个题目,很难回答哦!想了一想,现在也不太记得那天我回答些什么了,知道我要表达什么,但没有很好的组织。所以今天,重新回答这个问题。

小弟,人生从来就不是什么,它只是一张白纸。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一张白纸,但最终你会写些什么在上面,只有你自己可以决定。每个人所向往人生都不同,当你将理想写在你的纸上时,你是不是也会将实现理想的方法、步骤也一并的写了上去?还是,那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落,可以随时撕掉,可能只留下小小的缺口,时间一旧,你会习惯那缺口的存在,令它成为你人生中的一部分?

有些人,不止写上了目标,还清楚的画出了通往目的地的地图,一路往前。或许一路上并不顺利,会有抛锚,阻塞等状况,改道行得通吗?执意往前行得通吗?总有不能预知的状况发生,犹豫,就让你不停的在原地打转,可能到最后,你选了一条你完全没想过要走的路,只因为你向你人生路上的路人询问,他们告诉你,这条路比较好走,但你将到不了你的目的地。而有些人,会折回起点,重新盘算所有能到达目的地的可能性。也有些人,会永远的迷失下去。

人生,在不同人的手上,是完全不同的。有些人草草几笔了事,随随便便的过了一生;有些人就任意涂鸦,结果是什么?幸运的那就成了抽象派大师的杰作,不幸的,就是一坨屎;有些人终其一生,不停的设定目标,到不了,换一个,又到不了,再换,可能到最后,连起点都回不去。

小弟,人生偶尔有迷惘的时候,要理清一切,你至少得知道你为什么迷惘。你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为什么别人叫你做这做那的。那如果让你有机会决定,此时此刻的你,真正要做的是什么?人生中充满机会,而机会,只会给做好准备的人。如果你不知道那是你要的,就算机会到了眼前,你也不会察觉。

所以,人生,是在于你这么看待。不敢下笔?怕毁了一张干净的白纸?那你的人生,注定要留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