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7

怎么那么冷?

龟头老弟搭档驻唱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因为有的时候两人会很有默契的讲一大堆废话来拖时间,有的时候会会越唱越High,还有的时候会合起来‘炸’令人很受不了的顾客。以下这一篇跟龟头老弟没什么关系,而且事件也不是发生在跟他驻唱的夜晚,那为什么提到他?可能是因为接下来的一个月没有跟他合作的机会,所以在这里“怀念”他一下。哈哈……

这一天晚上,我一上台就收到一张字体相当熟悉的点唱卡,因为他在早一个星期,听过我唱完“Menghitung Hari”之后,马上要求再唱一遍。呃……很难咯,结果就一直拖拖拖,而他也不放弃,一再要求我重唱一遍,所以我对这一张写着这个歌名的点唱卡感觉非常熟悉。Ok,就唱吧!唱完之后,掌声如常的没有很热烈,远远的看到点这首歌的先生,坐在一摆着一筒啤酒的小圆桌后,轻轻的拍着手。接着,眼前闪出一个看起来像马来人的中年男子,手上拿了一张点唱卡,背面写着“Thanks for singing this lovely song”,然后他开口将他写的句子在念一遍,表情兴奋加感动,口音是大马的小朋友们最熟悉不过的“kakak 腔”。哦,异地听见自己国家的流行歌曲,是会比较容易受感动的!这一下我的Mood就来了,高难度的歌,来,一首接一首唱!掌声却从稀稀落落到似有似无。

吉他手阿豪出场了。唱的是一连串的英文歌曲。这时候一个从我们面前走过去,面带笑容,鼓励性的对我们说,“Sing very well!”。又是一阵鼓励,我们在来高歌!然而,掌声还是从似有似无到好久不见。

唱到将近收工的时候,来了一大年轻人,说话很大声,就坐在舞台旁边的沙发区。我们唱歌的时候,他们会偶尔转过身来仔细的听,唱完之后,掌声超大声的!不过他们完全听不懂我们再唱什么,他们是韩国人。连听英文都好像有一点问题(虽然我有怀疑他们听不懂的其实是我的Broken Manglish),怎么可能懂我们在唱些什么呢?不过当我们唱到比较有节奏的歌时,他们还会一起打拍子哦!

哦,原来音乐真的可以跨越语言的界限哦!音乐也可以拉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素不相识的人,可以为了一段旋律,相视而笑。听不懂的语言,也可以通过音乐,分享彼此的喜悦。不管是印尼人,老外,还是韩国人,听不听得懂,他们都报以热情的掌声,微笑。独独什么语文都听懂一些的大马人,怎么可以冷到我们的舞台差点结霜呢?

曹格当年在本地作DIY唱片,多少人会为他疯狂尖叫?今天他的大本营…

迷失

是另一种迷失,夹在理想与理想之间。一个人不可能背负另一个人的理想,除非,那与你的理想没有分岔。

当你以为事在人为,但其实那个决定事情的人,不是你。

如果开始就是个错,那是应该错下去,直到适应这个错,甚至设计另一个环境让它看起来也不完全错;还是即时中断,尘封它,遗忘他。

这是另一种迷失,当你想弥补,但破洞已被接受,看起来已没有补救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