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06

本地新闻

最近爱上网看报纸,尤其是本地新闻(其实是因为每每看完国内新闻,就没心情再看其他版了)。撕票,抢劫,谋杀……社会病态层出不穷,到现在没听见那一位国家领袖针对这些事件发表,反倒是儿子遭撕票的老父劝媒体正面报导。他深知人死不能复生,但求儿子牺牲后依然能为社会带来一丁点启发作用。

然后,再看我们尊敬的国家领袖:

陈财和:区分身份 下月推行永久居民证

问题出在哪里?区分身份,好啊!不然怎么可以凸现我们这些爱国公民的崇高地位啊?应该啊!费用将由永久居民承担吧?没什么问题啦,又不管我们土生土长的大马居民的事,没影响啊!

屁啦!进幼稚园就知道就懂得区分颜色了吧?一早设计的时候为何没想到这一点?要等到28万6千名永久居民已经登记,拿到跟My Card样子接近的永久居留证,才说要换。重新申请MyPR卡,40万名永久居民,又要浪费多少人力物力?每个人花一个小时去做,国家又少了40万个可能生产力极高的小时。如果每一次达到一个新的定案前可以多花10分钟来想想多一些细节,那是不是可以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问题?

有时做事又慢得要命,有时又急得不清不楚。就拿我的MyKad来说,我们这些良好市民早早就换了新身份证,结果没有Touch n Go功能。是怎样?不能做了最后决定才一并实行新计划吗?政府实在不能怪我们人民为何总要等到最后一分钟才急急行动,因为我们真得不知道你们的屎拉完了没,我们是不是真得可以帮你们擦屁股了?

我还在考虑明天要不要看本地新闻……

妈的……

又是鸟话

不同了,这次的鸟话是来自我们敬爱的国家领袖们。

男上议员国会开会期间 建议太太获特假陪同
那女议员呢?太太的交通膳食费用谁负责?最重要的事,是不是每个老公都希望老婆出现……?

教长:政治领袖孩子 不强制读政府学校
不亲身体会,你怎么知道大马教育制度之下的产物有多猪头?

胡亚桥:聘请太多廉价外劳 将引发更多社会问题
这个课题在八年前,就是我考SPM的时候就已经写过了,八年后的今天这还是“当今社会课题”(Issue Terkini)吗?

阿都拉:大马将捐助5760万 解决巴国财政问题
政府可否考虑将这笔钱转为奖学金,给那些被国立大学居于门外的资优生?或者解决悬而未决的交通问题?或者增加石油津贴?


慕斯达法:没被国立高教学府录取 可到其它学院续深造
有人不知道这件事吗?我们比较想知道为什么品学兼优的学生入校无门吧?

到底我们看起来真得很像白痴吗?不然为什么在所谓的民主制度之下,有我们选出来的领袖们都在讲鸟话?

塞车

塞着车,闲来无事。看看我心爱的小王子(笔记型电脑),竖直尾巴(无线上网卡的接收线),对我发出诱惑性的电波。于是我抱起它,抚摸一番。摸着摸着,就摸到这里来了……

刚刚看见一辆罗里发生交通意外。后面的木货箱整个向前倾,飞到了车头。之前赛在车龙里就看见一辆拖车被塞在紧急车道。拖车过不去,阻碍交通的烂罗里没被清理掉,就造成阻塞。所以说,塞车的时候把车子开到紧急车道的车主都是没带脑上街的白痴。

终于蠕动到南湖城附近。一辆载满崭新本田轿车的大罗里,在通顺无阻的反方向大道上飞驰而过……唉,什么时候有钱,我可以来买一辆呢?左右两旁有好多兴建中的组屋,一格一格,密密麻麻的……唉,什么时候有钱,我也不要卖这种房子……

蠕动……蠕动……多少宝贵的光阴,就这样白白的流失了。

大马第九计划有没有提到如何降低塞车率?如果没有,人民的时间资源被无谓牺牲,国家会进步吗?

赛车,塞车……唉,什么时候有钱,我要买一架直升机,飞离蠕动中的人类,当一只会飞的虫子~~~

鸟话1 2 3

鸟话1:
看到某家电视台有一个由米商赞助的节目,画面中呈现的是一些住在甘榜的居民,十几个人,老的几个小的一群挤在小小的木屋里面,靠微薄的收入过生活。然后慷慨的赞助商就送上一包包的米,可怜的人家连上露出微笑……看到这样儿女成群的画面,我觉得赞助商如果是Durex会比较实际吧?

鸟话2:
某天,一个穿这低胸超短裙,露出斑点比基尼,不知从那个星球来的花痴女,在公司化妆间的走廊跑来跑去,忙着找化妆师,说一旦没化妆就浑身不自在。看着这位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太平公主这样嚷嚷,我想问她:算了,这样的胸你都敢露了,还需要化妆吗?
奇怪。

鸟话3:
以下是我与老大的对话:
“你是猪头!!!”,我说。
“那……(扮可爱)你看我是什么品种?”,大哥很厚颜无耻的回答。
“……”

选择题

题目1:
停在十字路口的交通灯前,你处在队伍的最前面,后面传来救伤车的紧急讯号。面前车辆穿流,背后车笛不断,你会向前走,还是等到红灯转绿?

题目2:
你会愿意放弃自己的一点点原则,尝试接收一些你从来不认同却又看似可行的建议?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继续站定立场,继续以自己的一套,满满的往前走,就算不止一人告诉你这样行不通?

题目3:
你情愿享受单身的精彩,慢慢习惯偶尔的寂寞,独立自主,没有任何束缚?还是选择被人溺爱,学会依赖,事事分享,偶尔却因为那个人无法及时出现而沮丧,仿佛失去了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依然乐在其中?

城市

小小的方形木桌,两男一女,每人手中一只烟,各坐一方。

灯色昏暗,让迷惘的人更迷惘,迷失的人更找不到方向。中文流行歌曲夹杂着二手烟,在空气中荡漾。

无聊,女人拿着一架手机,收集播放着西洋乐曲,音量全开,企图掩盖一切外来的杂音。身边的男人侧身背对着女人,双耳塞着耳机,与世隔绝。另一个男人低头不语,与其他两人毫无交集。

电影院没有合口味的电影上画,卡拉OK太拥挤,Clubbing太费体力;那个叫“家”的屋子太大,心房的距离太远;回家的路又长又寂寞,到处都是车子,到处都是人,城市,却依然寂寞。

城市人,都不爱回家。流连在外,不愿意交心倾谈。

于是,他们选择处在陌生人之中,假装自己不寂寞,却将心门紧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