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06

告别06年

忙碌了一阵子终于偷得闲
偶然间 打开了躺在信箱已久的email
只是很轻易的敲开联接
开启的是一整串的怀念

对过去确定没有任何残念
忽然间 胸中却挤满一整堆的感谢
日历倒数仅存的零六年
思念把我带回充满改变的 零五年

身分改变 工作改变 地址改变 心情改变
有遗憾 有眷恋 却无法改变所有改变
丁点想念 带着亏欠 祝福不变 望你如愿
一转身 眨眨眼 把泪忍住不要被发现

我继续期待 零七年

怎样?

多少朵玫瑰能代表真爱?
多少滴眼泪能代表感动?
怎么样的表演代表专业?
什么样的味道代表气质?
怎样的气势才能当主角?
多少次跌倒才学会走路?
多大的力道能扭转劣势?
多少次受伤才真的难过?
为何总有衡量不了的事?
怎么说你才懂我想什么?

玩音乐

那一天我在民歌餐厅唱完歌后,很认真地问了年纪比我小上3-4岁的键盘手,我想要在30岁以前,可以弹键盘谈到向他那么顺手,有没有可能?他不是很认真的回答:“可以!”。

还有5年。说不定我真得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