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December, 2005

最特别的祝福 ^_^

今年收到最特别的祝福……



不明白?我的小小小小侄儿子旸趁着他老爸不注意,给我发了一封短讯,说:Happy New Year,姑姑。ZZZZZZZZZZ......超级温馨~~~

倒数最后四小时

最后的四个小时,还有什么没总结的?

玻璃买了。把厕所百叶窗的漏洞补好后,我的钱就不会一直往外流了吧?

今年,最倒霉的事:
1.碰到专科医生中的庸医。无缘无故的摆我上手术台,在我很痛苦的情况下,打了一支完全没功效的“止痛针”,花了上千元!@*(&$%#……
2.碰到骗钱的律师。吃掉我的五百块,我打电话去要,还敢挂我电话,%$&*&$#*!
3.好像没有了……
4.真的没有了也!


倒霉事件的后续:
1.领到旧东家帮我签的保险,我不用花一分一毫。旧上司还带我去见另一位很厉害的专科,告诉我我没病,不用愁。但这种痛,会无可避免的伴随着我。索性我是个瘦子,痛的程度,不是最甚的。=)
2.打算到律师公会去告他们。但由于自己懒,到现在还没去。
3.……
4. Yahoo!

人说属鸡2005年会很难过,难过难过,还不是一样过?经历了难过后,此时此刻的我,快乐吗?快乐!

那就够了!

2005年的最后一天

整理一下……

我转行了。上半年,有多余的钱,没时间花;下半年,有大把时间,没钱花。
买了一把吉他。上半年,我几乎想放弃歌唱;下半年,我的手指张茧了,我不想离开音乐了!
开始Blog了。上半年,我对这空气埋怨;下半年,我经常对着电脑傻笑。
他真地离开了。上半年,我期待他回来;下半年,我知道这不可能了。

2006年,我希望拥有现在的一切,除了寂寞及眼泪……

准备好了吗?

最后两天了。今天我企图将所有的工作做完,包括填补少了一片的百叶窗,结束跟大马电讯的暧昧关系。结果玻璃没买成,关系倒是结束了。庆幸~~~为了上网我申请了电话线。后来月租涨价了,我讲后付转为预付,用多少还多少。后来我误信谗言,以为StreamyX可以正式入主我家了,可惜,一大堆的问题,结果StreamyX没有,我又将预付转为后付,每个月很无辜的替马电讯养一群饭桶!

明天,最后一天了,该做完的都做完吧!

新偶像

前两个星期发现了回音石来了一位键盘手,原本是在Feeling驻唱的,因为回音石扩充营业,开了第二家分店,于是发布了英雄帖,召集各路好手到这里来驻唱。说真的,当天对那位叫家豪的键盘手留下了非上深刻的印象。没想到,两个星期后,我居然有机会成为代班歌手,跟他合作。

2000 - 我早到了,因为很饿。回音石已经是我这几个月来最常到的用餐场所,我们用餐有折扣嘛!

2100 - 他迟到了,原因不明。而且首先出场的是他的键盘,不是他。是他的某某人搬着他的键盘出现,尾随而来的是另一个女生,手里拿着吉他。咦?难道我今天代不成班了?不会吧?饭都吃下去了……不管,当我白吃了一餐就是了~~~

然后,他出现了。键盘是他的,吉他也是他的。他是键盘手+吉他手+歌手,好忙哦!合作过后,我要将上个句子改成“他是好键盘手+好吉他手+好歌手”,厉害!不过我得说他真得很忙,除了要玩键盘吉他,还要请张学友、刘德华、周华健等歌手上身,因为他真的可以用这些歌手的声音唱他们的歌。撇开他的歌声,他伴奏的功夫,一级棒!!!好有感觉哦!而且他还唱了一首自己的创作呢,夭兽,这象个人吗?

棒,有人可以玩音乐完成这样,为什么我不能?至少,我得把我的吉他练好!

情颠大圣

星期三,电影日。

龟头老弟的小母猪得接受两个月的受训,把他给闷坏了。听说我老是一个人去看电影,便约了我一道去。其实是想看Narnia的,但龟头老弟看过了,只好随便挑一部最快开场的,结果就看了“情颠大圣”。

从来没懂得欣赏谢霆峰,所以就算对导演很有期待,也会对整部电影有所保留。结果……我差点笑出泪来~~~说实在,比起上个星期的“如果·爱”,我反而喜欢这一套。可能对“如果·爱”期待太高,我以为我会看到属于香港电影中具有代表性的一部音乐剧,但我只看到张学友这一个全剧中唯一懂得用歌声演戏的人。真得有点失望。想拍就放手去拍嘛,结果全剧就只有大约三分一的时间有歌舞场面。张学友有时有配音,有时又没有,太随便了吧?

反观“情颠大圣”,编剧真得很颠,玩得很尽。如果大家对刘镇伟的戏熟悉,应该知道他超爱玩弄时空。这一次玩得有些许走火入魔了,但我就喜欢他的‘颠’,颠得理直气壮,颠得有血有泪(谢霆峰真的又流血又流泪哦!)。爽!

回来了

结束了三大天没有电话的日子,原来也没什么嘛!但如果不是把电话留在车里面,我可能会多留几天哦!难的有家人在身边啊!

提着重重的的Laptop,走在大大的吉隆坡国际机场,买了KLIA Transit得票,还有25分钟才开车,去打包午餐来吃吧!不然会到家后应该没心情出来找东西吃了。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Burger King,买了一份套餐,还没到家前,薯条,薯饼及可乐已经被我在一路上嗑光了!

回到我一个人的窝。整理一下心情,整理一下行李。在老大家睡得好吃的好完全没烦恼,回到家里,又得面对现实了。看着我户口里的钱,是工作了两年半以后的所有积蓄。放在银行,利息不多。PTPTN没像我追讨贷款,只起了每个月的利息额,两年来增加了三千多了,妈的~~~利息怎么没增加那么快?算了,存钱来干吗?不小心我挂了,一屁股债,银行也只有那一点小钱。还是拿出来缴付我的房屋贷款+教育贷款吧!可以换多少就换多少,只留一点点紧急基金。破釜沉舟,我可不能失业,我一失业就要流落街头了!

我回来了这个世界,这个我什么都有,就是没钱,没男人的世界~~~

幸,或不幸?

曲终人未散

世界上有一个地方,无论什么样的Party结束后,曲终,人不会散。那地方,叫家。

每次去槟城或者麻坡,我都一律说回家。对我而言,有至亲家人住在那儿,就可以叫家了。今早,二哥启程回返属于他跟美在新加坡的家。少了二哥,少了不少狂笑的时候。

今天开始收拾一部分的心情。早上开始打电话联络节目的嘉宾,下午开始写Blog,晚上继续改革Wings的网页。由于现在的这种较有伸缩性的工作方式,我学会了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能工作。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一年里我有这样的机会不超过三十天,还少过一个月。被传回家时最无法拒绝的金牌,虽然有时还是得为了一些无法迁就的工作而放弃机会,但可以的话,就算一两天,我都会设法办到。

但愿家的幸福,永不消逝,永不变质!

圣诞快乐!

将近凌晨两点钟,三位哥哥居然在这个大好日子,批评着我主持的节目。猜一猜我此刻的心情,我是……超级感动。不关心你的人不会在那么美好的时间,大费唇舌的分析我的节目收视率不理想的原因。到最后,反倒是我,告诉大家说,还是不要劳心替制作人担心收视率问题了,我们才结束讨论。

我们家族有一大特色,聚在一起,一定要做一件事,就是挫卫生麻将。哈哈,结果我们六人轮流挫三人麻将,三个这个新任老爸要照顾小子旸,还有作月中的老婆仔,首先被踢出局。接着是认老头想要去睡觉的老大(真是不孝,老爸六十六岁高龄都撑的下去,比老爸年轻三十岁的人居然投降,真的是财多身子弱……),然后一直只有观战的份的美,也撑不下去,找老周的儿子聊天去了。接近凌晨六点,我们结束这场圣诞守夜麻将。

我们不是基督教徒,圣诞节纯粹只是一个公共假期,一个让我们聚在一起的节日,花点钱买礼物的日子,所以我们没有火鸡大餐。都是家常便饭,是我最爱的家常便饭。妈妈炒的麻油炒饭香味四溢。原本是炒给作月中的明的,但大家无法抗拒那种香味,纷纷大嚷自己也在作月(包括还没结婚的老二,大男人为了吃,居然说自己作月),要妈妈炒多一些给大家吃。

今天又是一个麻将天,大哥说要打马拉松麻将,就是要接力打一整天,我们也算不简单了,真的连打了六、七个小时。还真的是接力打,结果一天下来,老三哥输掉了奶粉钱,老二则输掉了会新加坡的路费,老大一个人通杀。但老大赢得部分,我也有少许贡献,结果,它赢来的钱成了我的圣诞礼物了,万岁!

三脚麻将不是老妈的强项,冷落了他老人家一个晚上,晚上的时间得晚一些老妈爱玩的才行啦!我有了老三的奶粉钱+老二的路费,现在叫我玩什么都不怕输钱啦!哈哈!爽。本来最穷的人现在成了最输得起的人!

今年圣诞节,就在赌海中渡过了,小孩不要学哦!

寂寞的金刚

再次观赏金刚。上一次是在电影院,金刚看起来好大,好强壮;今天在老大家看盗版DVD,金刚看起来好无助,好寂寞。尤其是被捕到城市去后,逃了出来,由于它身躯庞大,无处可躲。比起可随时跑回家躲起来的人,金刚别无选择。在街道上不断地寻找他唯一熟悉的人类,却苦寻不获而越来越慌张,对城市的破坏越来越严重。

戏的结尾,活活将金刚待到着不属于他的城市,强迫他寂寞的制片,只落得一脸落寞;不由自主的金刚,死得悲壮。

寂寞的金刚,淡淡的遗憾~~~

平安夜

今天是赶、赶、赶的一天。一个不小心,我的平安也可能会过得不平安。

把今晚在蒲种的驻唱退掉了,因为今天要回槟城老大家,有期待已久,真真正正的家庭聚会,这次又多了一个小成员--子旸,这下子更热闹了!好期待!相信老爸老妈肯定比我更期待吧?小孙子终于出世了也!

昨天刚买了一些小礼物,准备送给小家伙们,还没包起来呢,太小了,也很难包,没钱啦,物情情义重啊!

今天还有工作,得进录音室为节目配音,是临时决定的,还好我们乘搭的是傍晚的班机。录音录到四点三十分,匆匆飞回家接两老去搭轻快铁。原本的计划不是这样的,但实在很赛车,只好委屈两老跟我一起转车再转车。还好最后赶上了!

KLIA有中文的播报员了,但比英语及国语,还真得很烂,有气无力的,是不是新水也比其他语言的播报员少,吃不饱,所以提不起劲?

到了老大家,好多人~~~霎时之间,有不知所措的感觉。站在哪里都不是,到处都有我完全不认识的人~~~好可怕!随便吃了两口,很假的笑了几下,就去找小瓜们的宠物,几只小兔子做伴,喂它们吃东西,寻求一份宁静……

不久,老二到了,我的心理舒服了一些,走入人群,安之。

十二点了,我们很公然地作了一件犯法的事。由于是犯法,我不能提。只能说二哥在点火的时候被烧伤了!小朋友,放这种东西是很危险的,过年的时候千万不能放土质的哦!我没说是什么……我没说,我没说……

冬至

在睡梦中被大哥的电话吵醒,老三的小瓜终于来到这个世界了!一拿到照片,即可为小小子旸来个加冕仪式。

打开我的Yahoo! Messenger,哦,今天是冬至,大家都在互相道贺!好,妈妈不在身边,我也得证明自己是个长大了的孩子,等一下我也要来弄汤圆吃!不过,是去市场买即煮的来烫而已啦!顺便可以去看“如果·爱”。

洗了澡,换好衣服,拿了包包,打开门……外面在下雨。下雨,一向不太管我事,鞋都穿好了,愣在门口……我为什么要出门?我有好久没试过一整天坐在家里了,难得今天有机会,还是不要出去了……

转了身,放下包包,把衣服换掉……回到电脑前坐下,继续未完的工作。

结果,我忘了我要出去买汤圆着一件事。今年没吃到汤圆,我是不是不用老一岁?

救命!

好久没吃辣椒板面了,今天约了龟头老弟一道去吃,然后看Aeon Flux。没吃早餐,等到他可以出发的时候我已经饿得不行了。一路塞车,一面听龟头理论。谈到盗版CD……

“我不买盗版”我说。
“我也从来不支持,下载的歌只是试听而已。”他说。
“可是你Burn在CD了啊!保存超过24小时就是犯法了啊!”我继续指责……
“24小食是吧?一个专辑长一个小时,我从来不会听超过24次,然后就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好听就去买正版,不好听更不可能听那么多次!”他狡辩。
“这样也可以?”
“这叫龟头理论,劲嘞!”
“……”

好不容易听着龟言龟语的就到了目的地。知道自己的胃不好,所以已开始不太敢吃那么辣,吃完了一碗,再来半碗,拼命加辣椒!哈哈,不行了,但也吃完了。头晕晕了!

吃得太过瘾了,电影没看成。我就趁机逛街买圣诞礼物,但是头还是晕晕,不舒服。真得不行了,回家咯!

晚间,头晕肚子痛,全身发热。暗自祈祷,天啊!让我死都好,别让我病,病了好痛苦!下次我不敢吃那么辣了啦!饶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