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05

KTV

很莫名其妙的跟一位老朋友到KTV去,跟他的同事,也是“他”的同事。

曾经以为,我不会在参与“他”的生活,一个不小心,又……

坐在小小的包厢里面,5个人中,有三个,是他的同事。在蓝奕邦、郑秀文、陈奕迅等等等的歌曲中,我的思想开始游荡。这是他办公室里的人,他偶尔会跟他们一起唱K,这些人都是跟他有交集的。从回忆中回过神的时候,问自己,我在干什么?我在这里干什么?我为什么又一只脚踩进去?然后,我干麻想那么多?不就是认识一些新的朋友吗?一定跟他有关系吗?很多疑问。所以我点了戴佩妮的往前飞。

……我只想要往前飞 飞多远 也无所谓……

重返寂寞

其实只是回到我原有的生活。

陪伴我两个月的室友,完成了两个月的假期工作,回到校园,准备为她的最后一个学期打拼了。所以,我又回到了独居生活。每天早上醒在只有我的房子里,一个人准备早餐,没人跟我说早安,一个人打开了门上的大锁,出了门,一个人开车上班,一个人在长长的车龙中,缓缓移动;下班了,一个人开车在夜幕低垂的路上,往回家的方向前进,一个人开了锁,进了门,再把门锁上,开了灯,放了我最爱的爵士乐,洗澡,看书,没人跟我说晚安,上床睡觉。又是一天。

周末,混得很夜,因为突然不知道回家要做些什么。空。

其实我只是回到了过去,两个月前的我。但为什么想不起,两个月前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了……

出路

关心我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最近我再做些什么吧?除了照常上班,晚上偶尔驻唱,我也参与了一项面试。两次面试后,我通过了,不知道该庆幸自己的运气,还是要鼓励自己说,我是有一定的说服力的,所以我得到了这份工作。说实在的,并没有很高的期望,因为觉得自己在面试的表现实在是……无论如何,我选择相信决定录取我的人,他们是专业的,他们选择给我机会,我不应该泼自己冷水了吧!

不同了哦,新工作的性质,跟现在的工作完全不同了,我得从新适应。在大学的课堂里学到的,得收起来了。暂时完全用不着了,但会小心收藏,也不知道未来会不会有派得上用场的一天,毕竟跟了我六年,像个特多麻烦的老朋友,神秘,深不可测,很多时候,我还是有一定的耐性来对付它。希望不会那一天想念起它时,翻箱倒柜,都没法子在见到它的影子了。

未来的日子,我得要好好加油了。接下来的路,充满太多的未知素,我应付得来吗?但愿我不会让相信我的人失望!

为我加油!

One Nite in Wangsa Maju

"Tonite free or not?"
"Tonite? Free gua, why?"
"1 2 watch movie?"
"What movie?"
"At my church, Angel Heart, Hong Kong movie in english..."
"Dun 1, my english no good, can't understand..."
"Come lah, free 1..."
"U belanja dinner also?"
"..."
"U ask my house mate lah, if she 1 2 go, then i'll go lah..."

~blah blah blah~

7:45pm, just after a committee meeting for the company dinner. Grab my beg. Vroom...
Wow, today's moon really big... guess a lot of life will be created tonite... A Wuu~~~~
8:00pm, receive a SMS from my housemate: Where r u now?We reach liao... CK phone no bat. Call me later... CK say u belanja...Not him :)
8:20pm, reach Desa Setapak. Yeah, I just learned that place called Desa Setapak after yesterday. Thanks a lot, u-know-who-u-are.
8:30pm, Hmmm... no 1 answer my call. Great, I got no idea where to go. All the clue I have is, there is a church near Wangsa Maju LRT station. …

两代电力公司

“负债百万很快活?”,这是蔡康永的两代电力公司,7月17日那集的议题。当天节目请了两位同时负债新台币百万以上的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的首先发言,主要是因为赌博,而负债累累。女生名为可乐(负债百万能那么乐吗?),在主持人还没开始访问那女生前,我们这一群坐在电视旁的白痴观众,已经开始议论纷纷,其中一位白痴说:“这个女的一定是被骗钱!因为她长得不是很漂亮!”。靠,漂亮的女生就不会被骗吗?受不了。然后答案揭晓,嘿,有那么准,真的是被无良男友骗钱嘞!(知道他那么准,应该向他求个真字,走宝了啦!)接下来,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可开始了我们白痴版的两代没力公司。

白痴1:“唉,女生怎么这么容易受骗啊?”
白痴2:“是咯,女人……”
闲人1:“是啰,我朋友也是被人骗钱,还跟我借钱,所以我也是受害者……”
白痴3:“Please lah,不要乱讲哦!可能很多男人都会受骗啦!死爱面子,受骗了不敢讲的一大堆!”
白痴1:“好像有道理,但男人受骗了之后,应该没那么伤,女人,可以伤很久。”
白痴3:“是咩?不一定啦,很多东西是看个人的啦!”
白痴1:“又好像也是。我曾经有个朋友,男的啦,被女朋友甩了,原本成绩不错的,被甩了之后,就完蛋了!”(这个白痴怎么这么没有立场啊?)
白痴2:“但是你们不觉得,男生跟女生在一起,如果‘干’了什么,男生没什么影响的喔,但女生就大祸咯……”
白痴3:“其实这种东西是你情我愿的啦,而且我也不觉得女生很吃亏啦!没听过一个笑话吗?一个小孩问他的父母,‘干’那回事,是男的爽还是女的爽,他老妈回答他:你耳朵痒,放只手指进去抓,是手指爽还是耳朵爽?”
白痴2:“但是男人跟女人就向钥匙跟锁,钥匙可以到处跑,锁就只能在原地等钥匙来开它。”
白痴3:“很多东西是传统思想的作祟,让你认为这是应该的,那是不应该的。像现在,很多未婚妈妈。男人跟女人搞了之后,男人什么都没有(还要丢了很多播种尖兵!),但女人,就有机会得到一个小孩,我相信现在已经有很多女人可以接受要小子,不要老子这回事了。”(按:与其帮人教儿子,不如自己生一个来教,免得白白受气!)
白痴1:“但小孩可以是一个负担啊!”(买车买房够是负担啰……)
白痴2:“男人可以领养!”(没有亲自参与制作过程的产品,你有信心吗?)
白痴2:“总之就是女人吃亏。”
白痴1:“还是女人伤一点……”
白痴3:“欸,(电视节目)做完了啊?”(你有在看吗?吵死人……)

(再按:…

Fantastic 4 (F4)

跟F4扯上关系的戏剧都被诅咒了吗?

基本上,近期的漫画改编电影都让我留下很不错的印象,其中个人最爱的非蝙蝠侠(Batman Begin)莫属。好的电影不需要说太多,只要大家买张戏票进场亲身体验就明白了。而烂片,不吐不快。

基本上这部片子没有蜘蛛侠的无奈,也没有蝙蝠侠的愤怒,更没有Mr.Incredible的温馨。欸,为什么无端端的扯上这一部动画片呢?当然事出有因啦!先看看Mr.Incredible中的人物简介:

Mr. Incredible - 力大无穷,能轻而易举的打穿墙壁,把车门给碰烂。说到力气,无人能及!
Elastic Girl - 如树胶一样柔软,有弹性,可以自由伸缩的身体,能让她在隙缝间来去自如。
Violet - 隐形人,同时可以发出保护罩,防止敌方武器袭击。
Dash - 飞毛腿,速度快的可以在水上奔驰。个性好玩。

好,再看看F4的人物简介:
The Thing - 除了体重超级之外,力气之大,可以将重型罗里强行“截停”!
Mr. Fantastic - 如树胶一样柔软,有弹性,可以自由伸缩的身体,能让他在隙缝间来去自如。
Invisible Woman - 隐形人,同时可以发出保护罩,防止对方武器袭击。
The Torch - 个性好玩、爱现。可以发出及高温的火焰,热得可以快速飞行。

OK,我想也不用再说什么了。不管是谁抄谁,比起F4的空洞,我奉劝各位还是多看一遍Mr.Incredible算了,别浪费你的时间,别忘了里面还有可爱到家的Jack Jack喔!

遇见

昨天晚上,结束了第一个时段的驻唱时间,闲来无事,便在Seri Hartamas Shopping Centre四处乱窜。由于已经是晚上接近十点了,很多零售商店,专卖店都忙着打烊,也就不好意思去打扰。刚刚下了一场雨,地上湿湿的,空气凉凉的。走着走着,来到一条长长的走廊,右手边,是一整排的店铺,左手边,则是看似小花园的洋灰空地。

隐隐约约,在走廊的尽头,有个人向我这边走来。脚部还算稳健,一步一步的,速度稍慢,背微驼,不是很高,但瘦。我们互相向对方走近,渐渐发现他那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低落。心情不是很好吧?他也是一个人,看起来相当落寞的样子。

是女生。头发有些乱。寂寞的感觉越来越浓,当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像我们这样的人,在街上遇见,应该给对方一给微笑吗?还是就静静的擦肩而过呢?孤单吧,这样的时候,旁边有很多咖啡厅,里面的人都是三五成群,或是一双一对的,而她是一个人,跟我一样。应该互相安慰一番吧,同是天涯沦落人。

我还好吧,有歌唱,有戏看,虽然偶尔寂寞,但那时沉思的好时候。她真的看起来很空,只是直直走来。像我们这样的距离,我们都是看着对方前行的吧?说不定她也在想,是否应该给我一个微笑。

我继续以同样的速度前进,她也一样,偶尔停下看看橱窗内的摆设。然后,我们越来越靠近。在这样一个昏暗的夜里,面前的人给我感觉熟悉。终于,我来到她的面前,我们就这样子对望着彼此眼中的迷惑。我就这样的遇见了她,在这样一个微凉的夜里,在这一面玻璃镜子前……

我要做废才!

最近看了很多电影,电视剧。每套戏,都能悟出少许道理。

看“冬季恋歌”,让我知道,浪漫到不能的事情,只有在戏里才会发生,要体验,去演戏。
看“War of the Worlds”, 感觉就是,回到家一定要把车泊好,那样就算飞机掉下来,我的车也不会有事。
看“Matrix”,让我发现,可能我们只是活在别人的程序中,所以我干吗那么认真地为别人而活?
看“头文字D”,让我觉得,活得像个废才一样,每天无所事事的游荡,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能有一天我会发现我有些异于常人的潜能。我得相信这世上有神,神也是人。所以当我当废才当的无人能及的时候,我就是神了。

所以,我要当废才!

纪念

“想念变成一条线,在时间里面蔓延”

一年了。距离我还原到一个人的我的样子,今天,足足满一年了。

没什么,只是想提醒自己,该过去的,都应该彻底的放手了。该为自己的幸福,好好的努力一番了。当眷恋成了捆绑自己的束缚,就的懂得释放自己了。我明白我不再依赖,我明白我已经走了出来。只是,我想提醒该往前走了,不能在原地踏步了。

不值得纪念的,会被遗忘吧?

祝你幸福。祝我幸福。

越轨

一个人在一生中,平均会出轨多少次?

应该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安安份份的过一辈子吧!

很多事莫名其妙的发生了,很多人来了又走了,完全不如预料。永远都要在自己的轨道上往终站走,可能吗?

你是那一辈子都宁愿直直向前走,绝不左顾右盼的人吗?

一辈子……

或许每个人都有个底线吧,一旦超出了那个底线,你会不顾一切。你的底线,在哪里?

凌晨三点钟

刚淋了一场雨,结结实实的淋了,浑身湿透了。

冷得发抖的时候,洗个热水澡,感觉幸福!

头发湿湿的,我在被窝里看过时得不能再过时的“冬季恋歌”,啃巧克力,兼写日记。一口咬下去,才发现自己俄的可疑。然后,因为担心有蛀牙,吃了两块便急急的跑去刷牙。真得很没出息,将近四点了还在看这种戏,受不了。

说回雨。
期待这场雨很久了。这种可以一淋就即刻湿透的雨,过瘾。淋了之后,好冷,冷得脑袋好清醒。

冬季恋歌。
莫名其妙。很想看完。不知道是因为好看,还是因为看到一半了,所以只想快快看完,早点摆脱。

又说回雨。
清醒了,又怎样?其实我没有真正醉过吧?所以,淋了雨,也没有很舒畅的感觉,只是觉得冷。

头发还是湿湿的,正好给了自己一个借口,继续看冬季恋歌。真有够白痴。

再说回雨。
来得正是时候,因为在雨来之前,我差点以为我爱上了你。雨来了之后,我知道,我依然不懂得爱。所以,上一分钟的感觉,被鉴定证实只是一时花痴发作,我并没有爱上你,只是一时的寂寞。雨过了,我就好了……

凌晨四点钟。我会继续很白痴的看冬季恋歌,然后等头发干了,睡觉。然后明早醒来,我依然是昨天的那一个你所熟悉的白痴。

恋爱的季节

最近的这一个月里,听到很多人恋爱的消息,对我而言,虽然不是个个都是好消息,但我仍愿意,从我慢慢的祝福中抽出小小的一份的祝福给他。

二师兄,dd,Boo,还有前度,分被带给我恋爱的消息,有些令我意外,有些令我打从心里地为他开心,有些则令我不知所措。无论如何,希望你们都可以用心得去爱,享受被爱……让所爱得到幸福,也为自己建立未来的幸福。

2nd senior, Dorr DD (DDD?), Boo and u-know-who, life will be definately not the same anymore. U know the u were looking for her for so long, I know u'll cherish her, and every moment u shared with her. I felt really glad when u tell that u feel "Hang Fuk" (幸福), while u r holding her hands.

Please try the hardest u can to love and to be loved. Bless u all. Please take my best wishes with u on ur journey of love. I'll keep on loving u guys as a friend, a brother, a sister and a passerby.

工作 - 画面篇

这是我每天会花至少10个小时的地方看到的景象……


几乎每个星期,我会来到这里,找一些曾经失落的东西……

世界之最

对我而言……

世界上最令人期待的时刻,是怀胎九个月后期待他到来的阵痛时刻。
世界上最动人的画面,是父母亲看着小娃儿出世的那一刹那。
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是牙牙学语的小宝贝叫“爸爸,妈妈”的一瞬间。

世界上最好的默契,是相对无言,却能相视而笑。
世界上最好的安慰,是会默默彼此流泪,不用言语,一言不发的借出肩膀。
世界上最好的温度,是打从内心的知道有人在为你祝福。

世界上最动人的动作,会出现在他轻轻的为你盖上上棉被的时候。
世界上最漂亮的容颜,会浮现在那个一心一意的爱着你的人的脸上。
世界上最好的祝福,会来自那个不再相爱,却依然牵挂的人的心中。

你呢?

以为

当我以为伤口已经复原,硬生生的拨开刚结的痂,结果,血流不止……

午夜的采访

今早四点钟回到家,带着浑身的烟味。累死了,头也没洗,只是洗掉身上的臭烟味。就上床睡觉了。

十点钟起床。牙也没刷,只是睁开眼,拿了身边的小说,开始啃下还么啃完的那几章。是因为认识那个作家的关系吗?好难为小说的情节制造画面哦!其实跟他并没有很熟,每次看到他都聊些废话,然后很不自觉地,看到小说中第一人称的男主角,就会想起他,然后故事的画面就不见了……

今天的早餐是三毛钱的Mamee两包。我并没有很堕落潦倒,只是偶尔放肆。

想起昨晚,唱完歌,跟大伙儿到一家咖啡厅喝茶,真的是喝茶,点了一杯热的茉莉花茶。整晚我说的话没超过十句,不像我吧?但是在这群有理想,有方向,并很坚持的往目标走的人,我实在没什么话好说。一位在民歌产厅兼职的大众传媒系学生,对老板进行着采访,内容围绕在老板创业,经营的心路历程。在座的还有从事音乐制作的键盘手,和另一名打瞌睡的员工。访谈间听到的很多老板、键盘手,还有访问者的看法。这三个人有个共同点,他们都曾经面临重大的抉择,然后都选了一条不被看后的路,然后都走到了现在,酸甜苦辣尝尽后,唯一不曾浮现的情绪,便是后悔。

突然键盘手老弟,那一个比我小一岁,很勇敢地走向理想的学弟,很不识趣地问我:“你咧?都二十四岁了,没好好打算?还不找个男朋友?”。妈的,莫名其妙烧到我这里来。但我想也没想,答他说:“拜托,我才刚算经济独立,现在又恢复了自由身,有钱有闲,你不给我多享受几年啊?”。妈的,也不想想,男朋友到超级市场买得到吗?说找就找得到啊?

然后大家又谈回了理想,偶尔又烧到我这里来。他们知道我不是IT这一行的人,问我再等什么?老板本身也是Computer Science出身。他当初只在一家银行呆了26天,就落跑了!然后也换了不少工作,也包括那种领着丰厚薪水,闲来没事就找客户喝茶的悠闲生活。然后他放下了他握在手里的一切,跟自己说,要做,就要把全副精神放进去。于是他放下了MBA的头衔,穿上了围裙,走进了厨房,开始专心的经营民歌餐厅这门生意。

有机会会把这篇采访借来这里跟大家一起分享。现在我脑海中反复出现的问题就是:“你还在等什么?”。但愿我能找到答案。

工作

我的职业是电脑程序分析兼编写员,一份不怎么需要有人性的工作。一天面对电脑至少八个小时,工作多到做不完的时候,老板说这是很好的机会让你挑战自己的极限;工作量正常的时候,老板说公司可能会出现危机,得研发一些可以拯救公司的产品。总之,一天只有八个小时的工作,不是好的现象,得找对策,得确保大家有工开,有饭吃。

老板是很有人性的,如果大家都闲着,可能不久就会加入失业大军的行列;同事间更有人性,很多人无法跟同时成为朋友,我们则很难不跟同事成为朋友。工作时间长,几乎除了睡觉和做梦的时间,其他的时候,都是跟同事度过的。吃饭、喝茶、看电影、逛街等等等。工作时间太不定了,答应了朋友参加她的婚礼都得最后一分钟失约。不得已,除非真的确定,不然会减少更同事以外的朋友出去找乐子,谈心事。

也还好,同事中,真的有很值得交的朋友。怎么区分同事及朋友?那些当你家办什么红白事都出现,红包白金贺礼从来都会遵时的人,叫同事;那些会问你前天吃饭被鱼骨哽伤的喉咙,家里的电脑修好了没,看见你眼睛肿肿什么都不问,带你去吃大餐,叫你不要想太多的人,叫朋友。所幸,在这件工作了两年的公司里,我遇见了一群这样子的人。

我的副业是驻唱歌手。我没有一开口说话,声音好像电台DJ的磁性嗓音,也没有飙高音可以面无表情的惊人肺活量,没有粉丝,没有特别拿手的唱腔。我只是业余歌手。因为脸皮够厚,胆子够大,被嘘也面不改色的能力,我在吉隆坡的一间民歌餐厅,唱了大半年。老板是个很有趣的人,我还不太了解他,不太敢做出任何的评语,只知道他有办法更一群黄毛小子打成一片,可以从音乐到女人,无所不谈,也真有他的一套。

在民歌餐厅最有趣的除了可以逼一些无辜的员工听我唱歌,逼他们鼓掌,应该就是可以代一些顾客说一些他们无法启齿的真心话,用歌唱出他们的心声。这是一份很需要人性的工作。不然你带出的,可能只是一些句子,或一些毫无表情,没有生命的噪音。情绪不好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唱得不堪入耳。直到那是很不专业的表现,不过,有问题吗?反正我真的不是专业的啊!

在这里,看过很多不同的“人种”。不同的顾客,不同的乐手,不同的歌手。顾客中,有很多感触的,又喜悦的,有纯粹来吃饭的。乐手中,有很有才华的,有技术出神入化的,有很爱现的。歌手中,有全无表情的,有唱歌唱到七情上面的,也有像我一样,企图在音乐中释放自己的。唯一有一致表情,同样态度的,应该是服务至上的员工们吧!不论男女,亲切的笑容…

打发时间

纯粹打发时间,得等人。

今天是本人工作两周年纪念,同一家公司,同一个职位,同样的老板。

两年了。没什么,反正只是打发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