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07

病毒?

从泰国被泼了一身冷水回来后,开始了真正忙碌的生活。不过,我总是觉得自己想很认真的时候,考验总会一波接一波。

首先,从机场一回到家中,阵阵臭味扑鼻,电灯全亮不起来。电箱总置跳停了,不知道从那一天开始电冰箱就没有电源供应。一打开冷冻格,差点没呕出来。冰箱里80%的食物发臭了,冰都融得水淹金山寺了!一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居然不是开开心心的把战利品拿出来欣赏一下,而是处理一大带的臭垃圾!我的妈啊!

收拾完毕,发现我们家的宽频宝宝又在闹脾气,罢工了!一个星期没有Check mail了,感觉比便秘还糟糕。打电话到有关部门,可想而知,效率永远是他们要达到却永远达不到的目标。想想没关系,反正累得要命,明早又要到槟城去,拿到槟城才check mail算了。没得上网……我的末日啊!

终于可以上网了,一看,inbox躺着400多个可爱的email等我处理。突然就见鬼了,400多个email居然无故集体出走。一个把家当成工作时,80%以email来联系外界的人,不见了所有未处理的email!我的天啊!

然后,以为幸存的76个刚刚下载的email会安然无恙,谁知道连我老板寄来的mail,都变成壮阳药的广告。我的老天爷啊!

从槟城回来,TM net 依然秉持这一关传统,迟迟未处理我们家宽频宝宝的问题,于是我们渡过了没得上网的严冬……星期天,终于,由失灵电话线所引起的宽频宝宝罢工之间告一段落。早我正享受着网络美好的空气不到30分钟的时间,宽频宝宝又企图要引起我们的注意,再次革命!XYZ$(&E&R^T#(!?O*……忍住气,打电话到Streamyx服务热线……哦,主机当掉了,那还好,反正大家一起没得上网,同归于尽!10分钟……20分钟……30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讯号。主机当那么旧,StreamyX总部应该被人炸掉了吧?再打一次电话去询问……主机已经复活了?那我们的宽频宝宝为什么还是没有生命迹象?XYZ*W&$^#*#&^$)#*&#……搞什么飞机啊?5分钟后,一切恢复正常。

好,经历了种种,希望,接下来的炉灰部较好走。不然,我会写“苦尽甘来”四个大字,然后撕成碎片,烧成灰烬,洒向大海,随风而去……

XYZ(#*%&)$(%$)%$)*……

有没有中“三万”

下午接近4点钟,从KLCC停车场驶出来,朝Jalan Ampang走,经过一小段连接大道的小路,有个交通灯。当时交通灯亮着红灯,前面的两部车子视若无睹的驶了过去,我犹豫了一小阵子,慢了速度,但始终没有停车。结果,前面的两辆车子直驶向繁忙的Jalan Ampang,我面前却出现了一位白色上衣,黑色长裤,黑靴子,笑盈盈的交通警察……

“Encik, kenapa?”,我装白痴。
“Kenapa? You tak nampak lampu merah ke?”,还是笑盈盈的……但是那一种笑让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交警看见犯法的人有必要那么开心吗?
“Yer ke ? Saya tengok semua orang jalan, ingat traffic light sudah rosak.”,前一句是真的,后一句是掰的。
“Tak apa, bayar 200 dekat balai……”,“屎”桥来了。
“Kenapa depan dua kereta encik tak tangkap, tangkap saya saje? Saya mana tau, depan semua KL punya kereta jalan I memang ikut. Saya bukan orang KL mah, saya dari Penang mah……”,我的车是槟城注册的,车牌“PFE 晤话你知”。死都不认错。刚在KLCC内请了老哥上Haagen Dazs,我这下死都不请这位“屎”桥王喝咖啡。
“Saya satu orang saje, mana boleh tangkap begitu banyak? Lesen mana, IC mana?”,少来,那你就抓第一辆咯,干吗挑我来欺负啊?好,今天我就认了,你有本事开口要钱,我就拍照举报你!我把电话递了给坐在旁边的猪,叫他准备……这时,那个假仙的拿了本子,不过上面铺着一张废纸。何谓废纸?就是明明一面已经用过的,他们贪方便翻过来好像画符一样开始绕着我车子写了起来。可能是我拿电话的举动让他看见了,只见他继续涂写两下,绕回来我这一边,臭这一张脸,把证件还给我,留下了一句:“bayar 200 dekat balai……”,也没有罚单。同样的一句话先后与其差距如此之远,令我不得不对交警人员的变脸技艺叹为观止。

不过,重点就是,这样让他消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