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06

男人《--》女人

老实说,SPM的时候我的Bio很意外的考了一粒‘A’。不过,今天我想要变得,不是生理上的改变,是心理与行为上的。如果说到生理,需要很强的功力,要写得精彩,又要避免降级,我可能做不到。

一对恋人。娇小的女生,一手搭在男生宽大的肩膀上;男生提着挂满铃铛的粉红色手提袋,偶尔经过时装店的橱窗,即时收住一蹦一跳的脚步,眼定定的望着橱窗里面的模特儿身上的那一件五颜六色背心。然后以暗示的口气,试探的语句对左顾右盼的女生说:“哇,里面那件衣服很Colourful嗬?我穿不懂好不好看……”。这时女生的回答如果是完全不假思索的:“好看。”,那她就死定了!遇上敏感一点的对手,反应就会是:嘟起胡渣下的厚唇,一个惊天动地的跺脚,一个白眼,一句:“你敷衍我!”,再加上一整天的黑脸,就会给女生那一个挤满收据,钞票乱折乱塞的皮包带来一番震荡。回到回答问题的那一刻,如果遇上的是粗神经容易哄的对手,对方信以为真,那一场浩劫不必钱包被折腾好很多。天真无邪的男生会快步走进店里,然后开始寻找目标。奇怪的是,买上衣的明明是在左边,他偏偏回往右边走去,从最右边的第一个架子开始看起。女生唯有赶紧拿起那一件该死的上衣,半推半哄的把男生的关进更衣室,图个痛快!

圣诞将至,顾及所有视障的失聪的,购物商场不要本的大肆布置,圣诞个全天候播放。男生一件,马上兴奋的拿出超薄手机,拨掉覆盖在上面的一对挂饰,捉着女生一同以仰角45度的角度来个六连拍。经过首饰店,精品店,花店,高级餐厅都要“哗哗”叫,女生依然是漫不经心,看见模型店走进去也不顾等一下又没有钱吃晚饭看电影就买了一个最新款超拉风的机器人模型。继续逛街,男生继续“哗哗”叫,女生却已经归心似箭,急着想回家组装机器人,好在周末猪朋狗友聚在一起看英超喝啤酒时,有个好料show给大家看。这时男生再怎么暗示,也甭想在圣诞节收到他想要的礼物。

开车回家。女生开着车,偶尔对路上的情况,提一提手,伸展一下手指,讨论一下国家的公路设施。男生赶紧把握女生无处可躲的大好机会,讲这今天收集来的八卦,仿佛公路上其他在旁呼啸而过的车辆都与他无关,就连差点撞上的也一样,女生抓紧驾驶盘咬牙切齿,又再对鲁莽驾驶的司机左手直伸展动作,男生毫不受影响的继续阐述。

回到家,女生早已经忘了打开模型盒子前一秒的事,男生却开始走来走去,扭动着双手粗腰,埋怨女友刚才紧急刹车令脆弱的他无故受伤。男的继续喋喋不休,女的继续敷衍了事…

痛责

痛责,痛的是责备的人,被责备的人可能不痛不痒。可惜,被寄予期望,但不觉得骄傲;用心良苦,却不被欣赏。亲子间总出现这样的遗憾。是期望过高,还是无心向上。

昨天到孤儿院去了。有一些预料中的状况,还有一些以外的感动。意外的感动令人措手不及,回到家特别想念老妈的碎碎念。摇了电话回家,跟妈妈分享一天所见,彼此心中感触良多。

被痛责绝不是好事,因为那痛了真心,所以,要补偿的唯一途径,就是认真的照顾自己。

最近

因为有些事情被挤到退无可退的角落
所以被迫重新定位
因为听了黄舒骏
就想写歌作调皮的文人

因为苔藓长了很多 键盘湿湿滑滑
打了几个字就放弃
其实机器不停造作
但灵魂却独自飘荡

有人会觉得我很可笑
有人会觉得我很自大
有人会觉得我很胆小
有人会觉得我没文化

我会觉得人家很可笑
我会觉得人家很自大
我会觉得人家很胆小
我会觉得人家没文化

我不会以为自己很可笑
因为我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幽默
我不会以为自己很自大
因为我总是觉得不足拼命加强
我不会以为自己很胆小
因为我做到的事你想都不敢想
我不会以为自己没文化
只是我还需要时间满满的沉淀

最近的生活就是这样
重新定位以后
希望我该做的东西都会做完
该爱的人继续的爱着
该做梦的时候不会被阻挡

这就是最近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