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那些人系列(一)- 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这一次我想提一提那些对我的生命产生某些影响的人。

这系列的标题我想了很久。“生命导师”?有点太过了。“启蒙老师”?如果都称为老师,那其中一些人的教育方式,也真是……“贵人”?呵呵,算了。在我有限的词汇库里面,实在找不到一个适当的名词,所以最后决定,就直接叫“那些人”好了。

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没有什么托儿中心也没有所谓的kakak。早上一睁开眼睛就是找娘,三餐都靠她一个人张罗,家务也是她一手包办。在我人生的头30年,我一直将我对于家务事的无能归咎于母亲的全能上。然而当我自己当了娘之后,我才发现当年我阿娘的全能并非出于她的洁癖或控制狂,而是出于爱。嗯,对家庭、对先生、更重要的是对孩子们的爱。

我现在的生活,是朝着向她看齐而前进的。骄傲到了骨子里的人是不会轻易的承认我需要抄袭一个人来做好我自己的。但如今当我看着孩子们,我领悟到当年我娘努力打造的卫生环境、住家饭菜、规律生活,是给孩子们最珍贵的礼物。我从小鼻子过敏,现在大儿子跟我一个样,成天两条鼻涕晃啊晃。长大后我的症状小时候,灰尘就成了我的好朋友。呃,我也不至于会跟灰尘倾吐心事,但他们爱赖在我家多久,我都不会太介意。现在看着大儿子的那两道鼻涕,我决定要跟灰尘保持距离了。至于那个小儿子嘛,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活泼了,居然瘦得像皮包骨。我跟他爸整天都要动脑筋哄他吃饭,让他吃好的,有营养的,能长肉的。他俩睡前总是要拖很久很久,我就想方设法让他们能适当的消耗体力,让他的生活有规律,懂得准时上床睡觉,以获得充足的睡眠。而这些动作,早在30年前,我阿娘就已经在我们身上实践了。

话说那个时代并不是家家户户都有电脑的,再后来电脑普及之后,Multitasking也经常是让电脑当机的元凶。而我娘,不只有multitasking的能力,而且绝不当机。还有一点也是令我很佩服的:无论她有再多工作,晚上她还是会留下固定的时间,扭开电视收看新加坡的电视连续剧。Talking about work life balance? She knew it all!怎么那么厉害?因为她懂得计划、懂得跟着计划执行,所以效率很高。

现代妈妈流行“放假”,在我娘那个时代,“全年无休”就是基本概念。我小时候都粘着她,印象中她都不曾丢下我自己跟朋友去旅行。去哪里一定会带着我这个小女儿,反正我睁开眼就会看到她。进过她过去是这样熬过来的,但现在她却经常主动说要帮我看着孩子,…
Recent posts

突然不认得……

前几天,老朋友一时兴起翻出大学时的旧照片,看见了我的照片,便用手机拍下发过来给我。我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收到了那张照片,心头一怔。情绪的变化并非因为照片中的我正坐在初恋男友的身边,而现实中的我正坐在老公身边,而是因为那一瞬间我几乎认不出相片中的自己。

自由业者的生存法则

2002年,我大学毕业,以不错的的面试能力找到了一份程序编写员的工作。在就职的两年半之中,我得到了跟老板出去见客户的机会,还成了代理小组负责人的职务(后来正式走马上任的负责人,至少比我多了十年的资历)。那时候开始,我不再天天对着电脑敲程序,而是开始参与程序设计的讨论工作,跟一众经验丰富的前辈们坐在同一间房间里面,努力的跟上他们的思维,从战战兢兢到勇于发表。我的就业生活一片顺遂,每年加薪分红都有我的份。当生活渐渐掉入一种固定的模式之后,我跟天下间很多的死小孩一样,开始满嘴“No Life”,不再满足于现状。

于是我寻求改变。

你值几个钱?

打工的年代,我为了工作放弃出席好朋友的婚礼。当自由业者的那几年,我常为了工作放弃了难得的家庭聚会。搞自己的事业时,我又为了工作放弃了一年前就计划好的背包旅行。好朋友到今天还在怨我;之后的家庭聚会,很难再把所有人都凑在一起;年前我结婚生子了,短期内(甚至是长期)都不会再有跟这班同好一同出游的时候了。

不太关《Guardians of the Galaxy》的事

看到不少人对这一部片子赞誉有加,影评给的评分给颇高,于是一心希望可以进戏院看看。但由于这部戏长达两个多小时,所以令我多次与它擦身而过…原以为没希望了的时候,二哥出现,在我家住了两晚。上次他来的时候我们也趁着孩子睡觉的时候溜出去看了一场半夜场,结果戏接近尾声时,儿子醒了,看不见身边有人,就哭了。二舅进房查看,儿子一看有人,停止哭泣,迷迷糊糊的自己爬下床,走到客厅,指着电视,于是舅甥俩在客厅看了半个小时的《蜡笔小新》,直到我们跟老猪回到家。有鉴于此,自己即将当爹的二哥这回老神在在,主动跟我说:“想出去看戏的话,儿子睡了就交给我吧!”…害我差点没感动落泪。

挣扎。

11:45的半夜场,片长135分钟,就算准时放映也要看到凌晨两点整。无论是在家里或者在戏院,我都很久没有试过一口气看一套这么长的电影了,没精神啊!但这套片子已经上映好几个星期了,随时下画了,上个星期在槟城三番四次想看都看不成,现在机会来了…但儿子前两天刚刚因为脱水了发了高烧,昨天晚上还因为长牙而被痛醒,指着小嘴皱着眉头,咿咿呀呀的无法安睡…如果今天又醒来的话,我担心那可不是二舅或《蜡笔小新》所能解决的哦…我问老猪:“看到两点,你OK咩?”,老猪说:“哦,刚刚见客户的时候喝了咖啡,应该顶得住的!”。这回他真的呈现出久违了的积极,不断的问:“看不看?要看我马上上网买票!”。就这样,我顶着个八个月大的肚子,看戏去了!

适逢国庆日期间,电影院在正式播放电影前会播一段爱国影片。我不知道那片子究竟有多长,因为我们进场前就已经开始播着,我倒头慢悠悠的上了个厕所出来才正要播完。我一屁股坐在座位上就看见荧幕上出现"即将播放国歌,全场起立"的讯息,于是又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原以为这是很普通的一个动作,但当整个戏院内只有你一个身怀六甲的大肥婆站立着的时候,感觉就很奇怪。我坐在最后第二排,后面一对马来情侣接着也站了起来。前排的一些年轻人回头看,不见多少人起立,于是也懒得配合。唉,看着景象,我猜测我们国家想要换政府应该还要个十几二十年。爱国呗?上街示威喊口号的不过都只是凑热闹,对国歌的基本尊重是没有的。我在泰国的戏院看过电影,国歌一播全场起立。也算了吧,毕竟当天我是少数,如果这真的是个少数必须服从多数的民主社会,我只要做了我想做的事就够了,只要那些多数不要可以对我们少数有点基本尊重,不用在我们唱着国歌的时候在旁边要…

哥哥哥

我有三个哥哥。

没有姐姐、弟弟,妹妹,就只有三个哥哥。

长这么大,今年我们第一次一起看世界杯,就在乌拉圭对战意大利的那一夜。

很久没有四个兄妹聚在一起废了。上一回,好像是2008年。那时候我们一起相约聚首曼谷。没干什么特别的事,主要就是白天去按摩,吃吃喝喝,到了晚上就在Khaosan Road的Pub里听歌喝酒。时隔六年,老大藉着世界杯把大家都凑在一起了。

大家志不在看球。大家都懂。纯粹是为了“废在一起”…我把儿子哄上床睡觉了,开了宝宝监视器,才走了十分钟,还没到达目的地,就听到他给我放声大哭。于是又折返回家,以为聚会无望,结果谈判成功,儿子终于沉沉睡去,成全了妈咪跟舅舅们的约会。

到了老大朋友开的Pub,台上有驻唱歌手在表演,我们的桌上则有便利商店买来的,特地给我跟二嫂这两个大肚婆准备的果汁一盒,还有不搭调的炸肉丸及烧卷。炸肉丸是大嫂给老大做的,烧卷则是老大的邻居给准备的,感觉像野餐多过像到Pub寻欢。

每次这种聚会我就会感觉自己回到六、七岁的时候,总是抬着头看着十多岁的三个哥哥,说着一些我似懂非懂的话题。可能是因为这样,我从小就习惯把我听不懂的话给记住,期待长大了开窍了的那一天。老大是一贯总司令角色,但二哥其实是主意最多的那一个,老实的三哥则是保持一贯的低调,扮演好“躺着也中枪”的角色,任两位哥哥尖酸的“鸟语”围攻。而我呢?虽然已经长得跟他们差不过高了,孩子都有了,但感觉依然总是要仰着头才能看得见他们。在他们面前,我很享受当老么的感觉。

 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老大总是记得要照顾大家吃饱了吗?喝足了吗?开心了吗?那天晚上还是一样的,原本是看着电视的,突然转过来问:“要吃薯条吗?大哥去买…”。这是一个45岁的哥哥跟33岁的妹妹说的话。乍听之下,像不像18岁的哥哥跟6岁的妹妹说的话?这令我回想起04年的万圣节一家人到香港旅游的其中一幕…家人在酒店休息,我独自站在街边的杂志档口,望着令郎满目的杂志,想买一本在回程的飞机上看,但选择实在太多了(另外也是因为第一次看到男性成人杂志这样大量,这么光明正大的摆卖而被震慑中),不知从何下手。这是老大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说:“身上还有港币吗?没有的话,大哥买给你,要哪一本?”。这是35岁的哥哥对23岁的妹妹所说的话。或许他从来没有发现,但每次他这样说,我的心里总是暖暖的,享受着被当成小女孩般呵护的感受。

当大哥不容易。

至于二哥跟…

情人节嚄~

仔细想想,很仔细的想想…以免对不起任何人,任何过去的或现在的男人…

还真没有跟男朋友/老公在情人节当天庆祝过。记忆中有试过提早庆祝的,但好像也就那么一次,而且也不是跟现在的老公,所以也就不用赘述,免得引起家庭悲剧…

以前单身的时候倒是会自我安慰的跟一群都没拖拍的朋友选这一天聚一聚…为什么?反正不想一个人躲在家里自怨自艾。有了男朋友之后反而觉得庆祝情人节很老土,很商业,很浪费钱…所以就没试过那种在情人节收到玫瑰的感觉,巧克力倒是有的。

今年当每个人都在说中西情人节碰在一块儿的时候,我也跟着瞎起哄,问新婚的老哥怎么庆祝,结果被他笑到脸都黄…“中国情人节是七夕啦,有没有常识?元宵是被人包装到莫名其妙的变成情人节的,还双情人节咧…”。好啦,不是双情人节也是西方情人节,作末这样打击没尝试的我咧?

于是今年我找了两个在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老师/贵人/朋友,跟我的宝贝儿子,还有宝贝儿子的爹一起到一间家庭式餐厅用餐。这么不幸的被我凑满了五大塞车理由:一、情人节,二、元宵节,三、星期五,四、放工时间,五、下雨天,结果两位贵宾迟了至少一小时…真是对不起他们,让他们这么宝贵的时间,就这样的消耗在那不知所为的车龙里面啦!

跟好久没有聚在一起的两位才聊了不到半小时,听到儿子的抱怨声,糟了,看来他跟他爹是混不下去了,结果,结果他娘我得陪着他在餐厅内的小玩具房耗上一整个小时,他爹给我一屁股坐了下去,一聊就忘了老婆儿子的存在了…气死我了!

算了,算了,这次事件给了我一个教训,以后不管庆不庆祝,还是怪怪的留在家里跟老公儿子猫咪耗算了。

去他的情人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