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07

倦怠

什么东西已开始都是有趣的,什么事情一开始做都是兴致勃勃地。后来,渐渐熟悉,开始越做越麻木。回头看,开始怀疑自己的脚印落在哪里?走过的路有什么风景?怎么我有没有留心在观察呢?怎么我都没有发现你瘦了?怎么我都没有发现你变得优于了?怎么我都没有发现你的白头发多了?怎么我都没有发现你的笑容减少了?怎么我都没有发现我忘了怎么爱你了?怎么我都没有发现自己视而不见了?

突然好害怕,怕一切在身边却被忽略的会消失不见,怕原本闪烁的光芒会被我熄灭,怕我的追求其实是盲目的。

总是在看不清前路的时候才会想到回头看,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生活应该是怎样的?生命应该是怎样的?爱人应该是怎样的?关心应该是怎样的?

突然间发现,原来不是倦怠,而是我从来就不会。

这不是倦怠,而是盲目。

女明星

女明星结束了漫长的工作,回到了久不见的男朋友家中。男人早已经熟睡,她安静的在黑暗中走到衣柜前,熟练的拿了浴袍走进了浴室。这一间浴室是男人特地为她改建的,里面有让她泡澡的大木桶,还有设计简单的纯白色盥洗台,台上嵌着一大镜子,一旁摆放着所有属于她的卸妆保养品,属于他的刮胡刀,还有属于他们俩的电动牙刷。

卸妆是她最享受的时刻,是回到她自己的时刻。把身上的饰品逐一卸下,随手放进手边的小竹篮里,退下身上单薄的衣物,开了热水让整间浴室开始起雾,自己对着逐渐朦胧的镜子前开始把脸上的妆彩一层一层的抹去。脸上的雀斑开始显现,毛孔开始明显,眼袋黑眼圈暴露出来……她的心情越轻松。口中开始哼唱最近听过的曲子,歌词零零落落。敷上了面膜,她往盛满了温水的大木桶里坐,等待全身的绷紧神经一条一条的松懈下来。

口中依然哼着曲子,放松精神,轻轻勺动木桶里的水,感受着肌肤被温水轻抚的舒适。她昏昏欲睡了,但她坚持要醒着享受这一刻。不让自己睡去,她开始计划明早要弄什么早餐给他,中午趁他去上班的时候,她要播放每一张她最爱的蔡健雅的专辑,然后把他的书架整理一遍。她最喜欢为他整理书架,几乎每一本他看过的书里面都粘上的标签,在他最喜欢的段落做上记号,在他最向往的国家的照片上邀请她同行。游走在他的书本里面,就像游走在他的心事当中,有愉快的,有遗憾的……他都跟她分享,从不隐瞒。她总是会选择一本标签最多的,躺在阳台的吊床上仔细阅读,直到他下班回家。

一切计划好了,她清理了脸上的面膜,抹干的身体,把浴袍挂好,赤着身体走出浴室,慢慢的爬上睡房中央,落地窗旁的大床上。男人永远睡在床的左边,右边是留给她的,不管她多久没回来。她钻进被窝里面,慢慢挨近男人温热的身体,在他满是胡渣的脸颊上轻轻的将双唇印上。男人被她温柔摇醒了,睁开眼看着她,用右手将她一把抱住,伸长了左手在床边摸找他的助听器。女明星一把将他的左手拉了回来,摆在她自己的腰际上。这个时候她不想他透过助听器听到任何杂音,不要听见任何有关她的绯闻,不要听见任何有关她的是非,只要他听见她的心跳,感受到怀抱里的温暖。

月光透过落地窗洒在他们的身上,女明星和她的男人在无杂声的这一刻,相拥渐渐入睡。

爱·唉

昨晚驻唱,看到一幅景象,有感而发,又回来了!看来像我这么‘姣’的人,很难停下来不写。

一个看起来50出头的阿伯,牵着一个30出头的女生来到餐厅。两人偶尔四目相对,偶尔女的依偎着男的,静静听歌,男的闭上双眼,不只是为歌陶醉还是为胸前的温柔陶醉。

不管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什么环境,这个时候,他们的幸福的。从他们缓慢的动作里面,暧昧的互动里面,都透露着幸福的讯息。

回到现实,他们两个都各自爱过吗?他们都到了现在才真正的体会到了爱吗?从前牵过的手,是不是只有责任?

到了50岁的时候,多少人会感叹自己没有真正爱过?多少人会惊觉自己爱错?多少人愿意重新再让自己身陷在爱情的深渊?多少人还能分清楚爱情、家庭与责任?

到了50岁,就要认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