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07

倦怠

什么东西已开始都是有趣的,什么事情一开始做都是兴致勃勃地。后来,渐渐熟悉,开始越做越麻木。回头看,开始怀疑自己的脚印落在哪里?走过的路有什么风景?怎么我有没有留心在观察呢?怎么我都没有发现你瘦了?怎么我都没有发现你变得优于了?怎么我都没有发现你的白头发多了?怎么我都没有发现你的笑容减少了?怎么我都没有发现我忘了怎么爱你了?怎么我都没有发现自己视而不见了?

突然好害怕,怕一切在身边却被忽略的会消失不见,怕原本闪烁的光芒会被我熄灭,怕我的追求其实是盲目的。

总是在看不清前路的时候才会想到回头看,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生活应该是怎样的?生命应该是怎样的?爱人应该是怎样的?关心应该是怎样的?

突然间发现,原来不是倦怠,而是我从来就不会。

这不是倦怠,而是盲目。

女明星

女明星结束了漫长的工作,回到了久不见的男朋友家中。男人早已经熟睡,她安静的在黑暗中走到衣柜前,熟练的拿了浴袍走进了浴室。这一间浴室是男人特地为她改建的,里面有让她泡澡的大木桶,还有设计简单的纯白色盥洗台,台上嵌着一大镜子,一旁摆放着所有属于她的卸妆保养品,属于他的刮胡刀,还有属于他们俩的电动牙刷。

卸妆是她最享受的时刻,是回到她自己的时刻。把身上的饰品逐一卸下,随手放进手边的小竹篮里,退下身上单薄的衣物,开了热水让整间浴室开始起雾,自己对着逐渐朦胧的镜子前开始把脸上的妆彩一层一层的抹去。脸上的雀斑开始显现,毛孔开始明显,眼袋黑眼圈暴露出来……她的心情越轻松。口中开始哼唱最近听过的曲子,歌词零零落落。敷上了面膜,她往盛满了温水的大木桶里坐,等待全身的绷紧神经一条一条的松懈下来。

口中依然哼着曲子,放松精神,轻轻勺动木桶里的水,感受着肌肤被温水轻抚的舒适。她昏昏欲睡了,但她坚持要醒着享受这一刻。不让自己睡去,她开始计划明早要弄什么早餐给他,中午趁他去上班的时候,她要播放每一张她最爱的蔡健雅的专辑,然后把他的书架整理一遍。她最喜欢为他整理书架,几乎每一本他看过的书里面都粘上的标签,在他最喜欢的段落做上记号,在他最向往的国家的照片上邀请她同行。游走在他的书本里面,就像游走在他的心事当中,有愉快的,有遗憾的……他都跟她分享,从不隐瞒。她总是会选择一本标签最多的,躺在阳台的吊床上仔细阅读,直到他下班回家。

一切计划好了,她清理了脸上的面膜,抹干的身体,把浴袍挂好,赤着身体走出浴室,慢慢的爬上睡房中央,落地窗旁的大床上。男人永远睡在床的左边,右边是留给她的,不管她多久没回来。她钻进被窝里面,慢慢挨近男人温热的身体,在他满是胡渣的脸颊上轻轻的将双唇印上。男人被她温柔摇醒了,睁开眼看着她,用右手将她一把抱住,伸长了左手在床边摸找他的助听器。女明星一把将他的左手拉了回来,摆在她自己的腰际上。这个时候她不想他透过助听器听到任何杂音,不要听见任何有关她的绯闻,不要听见任何有关她的是非,只要他听见她的心跳,感受到怀抱里的温暖。

月光透过落地窗洒在他们的身上,女明星和她的男人在无杂声的这一刻,相拥渐渐入睡。

爱·唉

昨晚驻唱,看到一幅景象,有感而发,又回来了!看来像我这么‘姣’的人,很难停下来不写。

一个看起来50出头的阿伯,牵着一个30出头的女生来到餐厅。两人偶尔四目相对,偶尔女的依偎着男的,静静听歌,男的闭上双眼,不只是为歌陶醉还是为胸前的温柔陶醉。

不管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什么背景,什么环境,这个时候,他们的幸福的。从他们缓慢的动作里面,暧昧的互动里面,都透露着幸福的讯息。

回到现实,他们两个都各自爱过吗?他们都到了现在才真正的体会到了爱吗?从前牵过的手,是不是只有责任?

到了50岁的时候,多少人会感叹自己没有真正爱过?多少人会惊觉自己爱错?多少人愿意重新再让自己身陷在爱情的深渊?多少人还能分清楚爱情、家庭与责任?

到了50岁,就要认命吗?

Hi and Bye

有些机会,稍纵即逝。所以我必须花全副精力守住以往努力的成果。

要跟这个部落格说拜拜了……不舍得关掉,但不知道留着有什么意义,或许有一天我会回来,或许有一天我会另起炉灶,或许明天会发生大事,令我觉得非写不可。

感谢经常报到的朋友。如果我回来了,我会通知你们。

保重!

我的部落格

后天部落格祭,对本地活跃于部落格的人来说应该是大日子吧?

我自己来检讨一下。这一个部落格也写了两年多了,记录了我人生中变动最大的两年光阴。虽然我不是写得很勤……这两年,从愤怒到寂寞,振作到独立,从开朗到浪漫……换了工作,捡到一头猪,换了车子,家里有了新成员,朋友来了,走了……我不知道这两年会不会是我一生中起伏最大的,但这是我的人生第一次开始有波动的时候。

有老朋友说怎么我的样子都没变?我想:不会吧?我的皱纹真得越来越多了,头发也越剪越短了,跟人吵架的力气越来越少了。不过,我真的希望我没有变,因为不变,是最难成立的理想。虽然,我部落格的界面,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变过……不过,这不是什么狗屁坚持,只是我对设计很没有办法,所以在认识了我生命中的第n位Graphic Designer时,我请他帮我设计新的界面,他也一口答应。然而那一个诺言被絮下的日期是个近日已经快要一年了,所以我想,人还是要靠自己的能力比较好。

这个部落格还会维持多久?如果没有访客了我还写不写?没访客了不如回到日记本上吧?反正公开的秘密似乎都免不了指责,误会,争论……当然也有赞许,关心,慰问。

要换界面了,先不要想这么多,未来的这半年我应该还要 -- 继续部落!

哪个天杀的!

悲壮的伤痕……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eryee 是的,我在骂脏话,脏的程度任你自己想象!

这车是我老豆的,因为两老在槟城逗孙都得不亦乐乎,所以把车交给我,填补我父母被他们的孙子霸占的心理不平衡。

谁知道,不知是哪个天杀得给我来个“Hit-n-run”。一整天没出门,第二天就有这一到伤痕,难道是我的“好邻居们”干的好事?保安地问过了,没有目击者。那我自己来演CSI!研究了遗留在我这上面的漆色,对方的车子该是深蓝色的,而且撞击的部分还有个尖锐而突出的部分,把我的Bumper都撞穿一个洞了!看我整天贼头贼脑的检视邻居们的车,我想他们该有把我当神经病吧?找来找去,都找不到可疑车辆……

报警咯!Claim Insurance 咯!去警察局,天黑了,路又窄,又有个不怎么可以信任的大近视在我退车时给我指示,结果又在原本的伤口边撒了一把盐……

第二天一早去拿Report,笑死人,发现我们尊敬的警察先生居然舍勒Karaoke在他的房间,我敲了门走进去,还有两只麦在桌上,电视上播着那种超级大翻版的伴唱带。天啊,还好我还没有开始交税,不然看到我服的钱拿来养这种“人民公仆”,应该比车被撞还要锤心肝吧?

话说回来,究竟是哪个天杀的把我的车撞成这样?打从心底的诅咒你!

输了输了

华人乐坛非常受瞩目的金曲奖成绩揭晓。曹格输了,Penny也输了。

曹格去年无法入围新人奖,我已经是愤愤不平了。今年想说,他入围了最佳华语男演唱人奖,以他的实力,胜出的机会应该很大吧?还是输了……说实在的,我并没有很留意李玖哲,所以输给其他人可能我真的会很不服,不过如果是他,看来我应该要先听一听他的专辑再来发表。不过我记得张学友曾经有一年饮恨金曲奖,落败的原因是咬字不清。但今年这一个韩国人夺下了此头衔,难道只能说每一年的评审口味不同?

算了,以后可以少追一项所谓的“乐坛盛事”了。因为从入围名单还没出来我就已经跟身边的人说了:“今年曹格没拿奖我以后再也不看金曲奖!”……

婚宴ssss

两个星期,参与了四场婚宴。百无聊赖的世界上,又少了8个单身男女。

见了很多中学的,小时候的,从前一齐颠,一齐傻的老朋友。有久久没有联络的,有样子完全走样的,有越来越有成就的。很多很多。感触很多,回忆很多。

世间真的过得很快,那么多的往事,真的都历历在目。怎么会失去了……那么多的岁月?怎么会失去了……那么多珍贵的东西?怎么会失去了……从前的那一份无忧?

朋友连续结婚,原来我再蹦蹦跳跳也要面对一个叫“成长”的阴影。真的不能置之不理吗?可以吧?在懵懂几年,不算太过分吧?怎么我都不能想象他们为何做这样的选择?怎么我都还无法体会那件事该跟我如此靠近。

彷徨啊!这些嫁出去的,真的是我的同学吗?曾经她们所有的行为我都能够深切了解,为何现在不能了呢?

年纪真的不小了吗?走下去一定会是这一条路吗?没有更能让人接受的方向了吗?

你在想什么?我在想什么?他们又在想什么?

又是改好好整理人生的时候了……

怎么那么冷?

龟头老弟搭档驻唱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因为有的时候两人会很有默契的讲一大堆废话来拖时间,有的时候会会越唱越High,还有的时候会合起来‘炸’令人很受不了的顾客。以下这一篇跟龟头老弟没什么关系,而且事件也不是发生在跟他驻唱的夜晚,那为什么提到他?可能是因为接下来的一个月没有跟他合作的机会,所以在这里“怀念”他一下。哈哈……

这一天晚上,我一上台就收到一张字体相当熟悉的点唱卡,因为他在早一个星期,听过我唱完“Menghitung Hari”之后,马上要求再唱一遍。呃……很难咯,结果就一直拖拖拖,而他也不放弃,一再要求我重唱一遍,所以我对这一张写着这个歌名的点唱卡感觉非常熟悉。Ok,就唱吧!唱完之后,掌声如常的没有很热烈,远远的看到点这首歌的先生,坐在一摆着一筒啤酒的小圆桌后,轻轻的拍着手。接着,眼前闪出一个看起来像马来人的中年男子,手上拿了一张点唱卡,背面写着“Thanks for singing this lovely song”,然后他开口将他写的句子在念一遍,表情兴奋加感动,口音是大马的小朋友们最熟悉不过的“kakak 腔”。哦,异地听见自己国家的流行歌曲,是会比较容易受感动的!这一下我的Mood就来了,高难度的歌,来,一首接一首唱!掌声却从稀稀落落到似有似无。

吉他手阿豪出场了。唱的是一连串的英文歌曲。这时候一个从我们面前走过去,面带笑容,鼓励性的对我们说,“Sing very well!”。又是一阵鼓励,我们在来高歌!然而,掌声还是从似有似无到好久不见。

唱到将近收工的时候,来了一大年轻人,说话很大声,就坐在舞台旁边的沙发区。我们唱歌的时候,他们会偶尔转过身来仔细的听,唱完之后,掌声超大声的!不过他们完全听不懂我们再唱什么,他们是韩国人。连听英文都好像有一点问题(虽然我有怀疑他们听不懂的其实是我的Broken Manglish),怎么可能懂我们在唱些什么呢?不过当我们唱到比较有节奏的歌时,他们还会一起打拍子哦!

哦,原来音乐真的可以跨越语言的界限哦!音乐也可以拉进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素不相识的人,可以为了一段旋律,相视而笑。听不懂的语言,也可以通过音乐,分享彼此的喜悦。不管是印尼人,老外,还是韩国人,听不听得懂,他们都报以热情的掌声,微笑。独独什么语文都听懂一些的大马人,怎么可以冷到我们的舞台差点结霜呢?

曹格当年在本地作DIY唱片,多少人会为他疯狂尖叫?今天他的大本营…

迷失

是另一种迷失,夹在理想与理想之间。一个人不可能背负另一个人的理想,除非,那与你的理想没有分岔。

当你以为事在人为,但其实那个决定事情的人,不是你。

如果开始就是个错,那是应该错下去,直到适应这个错,甚至设计另一个环境让它看起来也不完全错;还是即时中断,尘封它,遗忘他。

这是另一种迷失,当你想弥补,但破洞已被接受,看起来已没有补救的意义。

病毒?

从泰国被泼了一身冷水回来后,开始了真正忙碌的生活。不过,我总是觉得自己想很认真的时候,考验总会一波接一波。

首先,从机场一回到家中,阵阵臭味扑鼻,电灯全亮不起来。电箱总置跳停了,不知道从那一天开始电冰箱就没有电源供应。一打开冷冻格,差点没呕出来。冰箱里80%的食物发臭了,冰都融得水淹金山寺了!一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居然不是开开心心的把战利品拿出来欣赏一下,而是处理一大带的臭垃圾!我的妈啊!

收拾完毕,发现我们家的宽频宝宝又在闹脾气,罢工了!一个星期没有Check mail了,感觉比便秘还糟糕。打电话到有关部门,可想而知,效率永远是他们要达到却永远达不到的目标。想想没关系,反正累得要命,明早又要到槟城去,拿到槟城才check mail算了。没得上网……我的末日啊!

终于可以上网了,一看,inbox躺着400多个可爱的email等我处理。突然就见鬼了,400多个email居然无故集体出走。一个把家当成工作时,80%以email来联系外界的人,不见了所有未处理的email!我的天啊!

然后,以为幸存的76个刚刚下载的email会安然无恙,谁知道连我老板寄来的mail,都变成壮阳药的广告。我的老天爷啊!

从槟城回来,TM net 依然秉持这一关传统,迟迟未处理我们家宽频宝宝的问题,于是我们渡过了没得上网的严冬……星期天,终于,由失灵电话线所引起的宽频宝宝罢工之间告一段落。早我正享受着网络美好的空气不到30分钟的时间,宽频宝宝又企图要引起我们的注意,再次革命!XYZ$(&E&R^T#(!?O*……忍住气,打电话到Streamyx服务热线……哦,主机当掉了,那还好,反正大家一起没得上网,同归于尽!10分钟……20分钟……30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讯号。主机当那么旧,StreamyX总部应该被人炸掉了吧?再打一次电话去询问……主机已经复活了?那我们的宽频宝宝为什么还是没有生命迹象?XYZ*W&$^#*#&^$)#*&#……搞什么飞机啊?5分钟后,一切恢复正常。

好,经历了种种,希望,接下来的炉灰部较好走。不然,我会写“苦尽甘来”四个大字,然后撕成碎片,烧成灰烬,洒向大海,随风而去……

XYZ(#*%&)$(%$)%$)*……

有没有中“三万”

下午接近4点钟,从KLCC停车场驶出来,朝Jalan Ampang走,经过一小段连接大道的小路,有个交通灯。当时交通灯亮着红灯,前面的两部车子视若无睹的驶了过去,我犹豫了一小阵子,慢了速度,但始终没有停车。结果,前面的两辆车子直驶向繁忙的Jalan Ampang,我面前却出现了一位白色上衣,黑色长裤,黑靴子,笑盈盈的交通警察……

“Encik, kenapa?”,我装白痴。
“Kenapa? You tak nampak lampu merah ke?”,还是笑盈盈的……但是那一种笑让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交警看见犯法的人有必要那么开心吗?
“Yer ke ? Saya tengok semua orang jalan, ingat traffic light sudah rosak.”,前一句是真的,后一句是掰的。
“Tak apa, bayar 200 dekat balai……”,“屎”桥来了。
“Kenapa depan dua kereta encik tak tangkap, tangkap saya saje? Saya mana tau, depan semua KL punya kereta jalan I memang ikut. Saya bukan orang KL mah, saya dari Penang mah……”,我的车是槟城注册的,车牌“PFE 晤话你知”。死都不认错。刚在KLCC内请了老哥上Haagen Dazs,我这下死都不请这位“屎”桥王喝咖啡。
“Saya satu orang saje, mana boleh tangkap begitu banyak? Lesen mana, IC mana?”,少来,那你就抓第一辆咯,干吗挑我来欺负啊?好,今天我就认了,你有本事开口要钱,我就拍照举报你!我把电话递了给坐在旁边的猪,叫他准备……这时,那个假仙的拿了本子,不过上面铺着一张废纸。何谓废纸?就是明明一面已经用过的,他们贪方便翻过来好像画符一样开始绕着我车子写了起来。可能是我拿电话的举动让他看见了,只见他继续涂写两下,绕回来我这一边,臭这一张脸,把证件还给我,留下了一句:“bayar 200 dekat balai……”,也没有罚单。同样的一句话先后与其差距如此之远,令我不得不对交警人员的变脸技艺叹为观止。

不过,重点就是,这样让他消遣的…

当梦想成真……

做人一定要懂得取悦自己。

难过的时候要懂得找出口,开心的时候,也要放肆一下,好好地对待自己!

庆祝拍拖一周年,庆祝新合约签定,庆祝薪水获调整,庆祝今天还活着,庆祝一切值得庆祝的事情……拿了新年的红包钱,实现长达三年的一个梦想……


两个期待中的人……心底的喜悦无法压抑!


主角登场了,各位观众,这就是我打从还是上班族的时候就一直期待着想要品尝的Haagen Dazs巧克力火锅!今天,终于在鬼推神助之下,我解开了新年后就一直紧缩的腰带,拿出了我的一部分的压岁钱,鼓起勇气,决定给他干下去!

说实在的,这样的一锅东西,让四个人来吃都算恰到好处,更何况我们两个是刚吃过早午餐,平时适量就不大的人。但是面对着这样的诱惑,真是难以抵挡哦!既然来了,说什么也要好好享受,岂能浪费?于是,我们努力,努力,再努力。最后……


好满足哦~~~

梦想终于实现了……幸福哟^-^!

喝茶的季节

可以说最近比较闲吗?制作人看见会不会宰了我?比较起来,确实少了琐碎的周边工作,所以,我是有比较闲的!

所以,最近我计划一项人性大考验的Project,乘机删掉电话簿里面,多余的名字……

哈哈,大计划哦!要好好从长计议……

人性大考验,嘿嘿~~~

听不懂

有些人,他总是听不懂你说什么,但他习惯点头……虽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自己会点头。

看见这种人,自求多福。

情人节快乐

转角就是情人节了……

偶然看到这样的情况,一对情侣(我对情侣的诠释,就是样子看起来没有血缘关系,手拖手的那一种)去看电影。在入口处,查票员伸手要票,男的看着女的,女的拼命翻查包包,找不到!男的脸色一变,一句难听的话射出口,一枝箭似的离开戏院,女的还在低头找票,一面尾随着走远的男生。

还有一对,女的看见摆在餐厅中央的玫瑰花,没有一丝做作的表示喜欢。男的又是一句叫女生别做梦之类的话射过去。女生笑的尴尬,不再说话。男的却开始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情人节要到了,怕寂寞的女生默默忍受不解风情的男生。其实我想说,你们真的不用忍。过不过情人节跟今晚的晚餐要不要吃牛排是一样很小的事。心情好的时候天天可以吃牛排,心情不好的时候随便吃点清淡的,最重要的是,要对味!

研究显示,一般女性的耐力都比男性来的强。女人可以忍受家庭暴力几十年,男人遇到女人发脾气就找另一个女人然后把责任推到女生身上说她不懂温柔。男女本来 就不平等,造物主没打算创造同样的两种人类。女生从厨房走入厅堂,把男人分担他们的半边天,而男人如果依然以为自己是大男人,可以继续不解风情的话,迟早 会退化成不文明的人猿。

女人真的不需要为了一个半而委曲求全,没有走出来不会知道自己的市场潜能。女人有太多东西要忍,面对其实要忍,面对经痛要忍,面对生产前的镇痛要忍,所以,真的不用再继续忍受没有作为的男人了!

情人节,好好的爱自己,要快乐哦!

单身不贵族

什么人想做单身贵族?抱持单身主义,有高收入,懂享受?

疑点一:为何这个贵族会抱单身主义?失恋过太多次?失婚,因而对婚姻有恐惧?太享受恋爱要不断的沉溺在恋情里?家庭责任太沉重?难以跟人分享与分担?

疑点二:为什么没专有名词来形容不单身,却也很吃得开的?

疑点三:怎样的财力,才足以称得上贵族呢?有车有房子有高科技产品优质会有一切,就是没现金的算不算?赚多少就花多少啊!难道是不舍得花,全都存起来,储备基金数字惊人的才算是吗?

疑点四:单身,但没钱的,又叫做什么?

如何对待怀疑

当你对一件事情有所怀疑的时候,该怎么办?打破沙锅问到底?还是断章取义放弃仅有的信任?

今天头很痛。我头痛,是生理上对炎热的气候,在缺水的情况下作出的反应?还是稿子写不出来,写完了自己觉得烂,心理上的不爽延伸出来的错觉?怎么那么巧?心理跟生理都想头痛?

头痛……

看报纸

小、中学时代,看报纸是每天必做的事,因为那个时候,不看报纸也没什么其他的事可以做。

大学时代,听人讲多过看报纸。身边很多好象专业评论家一样的人,听他们讲还比看报纸精彩。但老爸老妈每天都会打电话来说哪里有女生被拖进丛林强奸,哪里有女生被抢劫,哪里有女生被先奸后杀,叫我多看报纸,多警惕自己。其实被他们这么一讲我已经不能不警惕了,还要翻报纸来看自己国家的治安越来越败坏的成绩表吗?

工作了,午餐时间看看娱乐版,跟同事哈拉两句,日子好打发。不然就偶尔借个题来发挥一下,好像我也关心社会。

最近,看社论,在讲人民没有危机意识,政治冷感;外国新闻,这里核试那里爆炸不然就抓人质,比较有电影效果的就数间谍遇害,中国抓台湾间谍之类的。最胡闹的莫过于丑闻缠身却还是招摇过市的扁扁……娱乐版就那个掉裤子,这个走光,那个那个又吸毒;国内的,看了更‘显’,花几百万做厕所,做摩天轮,但是国人的基本礼貌完全没有改善,的士司机还是乱砍人,甚至旅游巴士都尽不了责任……这里巴士撞死人有内情,双上调也有内情……政府要补贴大道经营者的损失,我们人民必须分担;人民为了闪避烂路上的大坑而送命,政府又要怎么赔?我们赔了钱还要赔命,换个执政党真的会比较好吗?那拜托反对党争气一点,不要只是有空就去指个洞来拍照,团结一点,砸点钱来收买人心,反正人家也是这么做,反正上位以后还是有油水抽,不要因小失大!

老爸老妈,你女儿本来高高兴兴的,看报纸,越看越颓丧。那,还看来干吗?

贵人

一生有没有遇过小人倒是不记得了,但是若是忘得了的小人,想必也不会厉害到那里去。

从小就有贵人命,一直有人扶助,所以我确实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面对残酷现实的勇气。但人始终要靠自己,命理师通常都会说贵人贵人,其实就是给我们机会的人。命有贵人的人最没有资格怨天尤人,因为有别人看得起你,相信可能你自己都不相信的潜能,相信你有能力。

面对贵人的帮助,我也太小心翼翼了,我提醒提醒再提醒,不要衰,因为会有小人要看我衰,然后再唱衰贵人的眼光。结果我该努力的部分反而没做好,反而将精神花在多在暗处甚至可能根本不存在的人身上!

贵人跟我说,是时候硬起心肠,痛定思痛,该改掉的就要完全改掉,不要再拖拖拉拉免得到最后把一切带入棺材。这么巧,这个月的读者文摘,就教读者如何定下目标,时间目标。26岁之前,该有改变了!

4个月后,我们一起看成绩。

暴戾

从小到大,一个不小心,就会有这样的一个画面浮上脑袋:我逗弄这一个小宝宝,双手抱起往上扬啊扬……“啪!”,小宝宝的头被转动着的风扇削到,脑浆四溢……

昨天晚上参加回音石的Party,要等大家收工,所以凌晨两点才开始(所以严格来说是今早上……)。到处看见警车,到处看见飞车族……很久没这么晚出门了,而且是一个人,有点悃。开着车,突然看见一个轮胎凌空飞起,见鬼哦?原来是Mat Motor在表演单轮驾驶。妖兽哦,人家有两轮的想开四轮的,这个有两轮的却要舍弃一轮,神经!当他超过我的车时,我没有任何情绪,没有诅咒,只希望有更多特技可以看。比如说,整个人想剥开皮的香蕉一样,“卟呲”一声,从座位上飞出来,脱离完全没有保护功能的蕉皮,“啪!”,掉在地上一片模糊,没错,就像个糊了的香蕉!要不然,被后面来的罗里,碾到身首异处……

知道一个对社会毫无贡献,寄生在别人的能力上,肆无忌惮的吸收别人的养分,把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照镜子不知道“丑”字怎么写,没有后代,对朋友没义气,对同事没人性。如果有一天我不小心遇到一个要养活家中老小,自己没机会念书,国家没就业机会,避孕套没钱买,性欲不能压抑,生产力奇高,两袖清风,家徒四壁,家里最值钱的就是铁打的巴冷刀一把。为了嗷嗷待脯的小生命,我会绞尽脑汁,设计一个完美谋财害命犯罪,把废人杀了,把她值钱全拿回家,把小孩带大,很有可能他们一家人对社会的贡献更大!

听说Cicakman的票房很好,可能就是因为很多人有更我一样的希望。可是因为我们不够勇敢,所以我们只好寄望Cicakman可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