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06

神,给我力量!

有多久不曾如此怦然心动?
有多久不曾如此胆怯?
有多久不曾流泪?

越靠近,往事越清晰。
痛楚,更深刻。
苯。

唯有自己可以释放自己?
时间会不会有帮助?
神能给我力量?

...
..
.

妈的,有那么难吗?

怕黑

此黑非彼黑。李凯子说我这样他很反感,但我真的怕。

新年离开吉隆坡两个多星期。回来后,发现隔壁的隔壁,原本空置了几个星期的房子,有了新的租户。无可避免的必须走经过那间房子的大门,发现有好多好多男装鞋摆在那里。第一次看见的时候以为他们在搞House Warming,连续几天都是一样的情形,不禁怀疑这间2+1的单位里住了多少人,准确地说是男人,更准确地说是黑黑的男人。我喜欢皮肤黑黑的阳光型大男孩,但黑得像印度人的,我觉得很可怕。这一群住户并没有个个都黑得像印度人,但就算不太黑,他们压根儿就是印度人!算了,时运高,当看不见。但偏偏很多次,电梯门一打开,就有两个印度大男人在那里聊天。对嘛,一间房子这么多人住,怎么会有单独谈话的空间呢?因此,回来整个礼拜,几乎每天都见到两三个印度人,在这里楼的各角落聊天……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就觉得可怕,对不起,李凯子,我没有宗族偏见,但只要我见这么大一群,我就莫名奇妙的觉得害怕!

今天承杰趁着校友会,老朋友们会在吉隆坡一聚的好机会,邀大家一同去探索黑风洞。很难得,我最早到。黑风洞,大家都知道什么人最多。满满的一条街上,全是印度同胞!车子摆得满满的,绕了两圈,终于找到泊车位。原本想泊好车就先进去找导游聊一聊,赶快离开这个处处黑的天桥底下,至少里面有很多外国游客,可以减低我的恐惧。好死不死,承杰坚持要等他到了才一道进去。所以我把自己锁在车里面,喝着我在McDonald打包,完全不加糖也不加奶精的Lipton茶。就这样,9:50等到10:20……我的妈呀!我就快要疯掉了!所以他们一看到我,我就“发烂咂”!

也还好,黑风洞探险是相当好玩的一项经验。真的弄得很脏很脏,衣服上的泥浆好像洗不掉了。把衣服脱掉时,没有贴身衣物的部分,皮肤完全黄掉了,要很用力的洗,才真得洗得干净。爬、钻、滑、走,什么都有,回来全身痛。其中有一环,导游叫我们把所有的灯关上,感受真正的洞穴体验。黑……除了黑就是黑,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平时如果处在室内,关灯后会有一段时间是什么都看不见的,但适应之后渐渐可以恢复视觉。在黑洞里面,完全就像盲人。在黑暗中听导游讲解我们眼前得面对的障碍,感觉并不好受。明明张着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后来,我把眼睛合上,专心的听讲,感觉好多了,心也平静下来。

全长三个小时左右的教育兼探险之旅在大家都只有一点小擦伤,肚子饿得咕咕叫的情况下愉快地结束了!之后我突然想起,我…

为自己加油!

终于收到了自己九天前,在胡志明市的邮政局给自己寄的一张明信片。前一天在金边也寄了一张,但还没收到。由此可见,越南的邮政服务比柬埔寨的来得有效率。

明信片上没写太多东西,只是提醒未来的自己,当时的我很快乐,要记得这种快乐。快乐至上!不只是我,相信大多数的人对痛苦的记忆总是会比较深刻,对于快乐的感觉会遗忘得很快。因此,我提醒自己要快乐!

十天的背包行,我一直没办法用文字记录下来。感觉到自己有限的词汇认知,无法准确的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那股强烈的震撼。在暹粒逗留了五天,从两个人开始,第二天大伙儿都到齐了,一行28人,像旅行团多过像背包客,难怪导游想把我们当菜头来砍。热!感觉上比大马还热,太阳晒得皮肤有一阵阵刺痛。两个人一抵达,就有机会乘坐嘟嘟车,我生命中的第一次呢!好兴奋!原本以为住的地方不会很好,有了心理准备要挨几天,没想到,小小的房间五脏俱全。我还在书桌的抽屉里发现4个保险套。我们两个女生怎么可能用得着呢?最后当然是送给“有需要”的人了!

我们两个并没有穿得很光鲜亮丽,就只是T-shirt长裤,但一走进人群中,马上就可以看得出我们是游客。因为一般居民的衣服都是长袖,染了不少灰尘的那一种。走一阵子,首先受不了的是那里尘土飞扬的街道。然而,渐渐的,发现那里的人都亲切友善。如果你向档主杀了一个不可能的价钱,在香港的女人街,你可能会挨骂;但在暹粒的旧巴刹,他们会笑笑得跟你摇头摇头再摇头。走得累了,雇了一辆嘟嘟车,到市镇绕一圈。依然是四处飞沙,人们的脚步并不快,感觉轻松自在,穷,但没什么压力可言吧?看见路牌指示往Tonle Sap Lake的方向,一时兴起,叫司机开往湖的方向。一路上经过许多稻田,小乡村。偶尔经过一整群的学生,骑着脚踏车,校服还算一致,但脚上都只有拖鞋(突然想起最近有位仁兄才说没有“勾”,就是Nike的鞋,他是不会穿的……差很远吧?)。很多小孩都没有干净整齐的衣服穿,所以到处可以看见小男生们的“幼鸟飞扬”。试过在一望无际的稻田旁唱卡拉OK吗?在这里,这好像是他们的一种高享受娱乐活动哦!

一行28人勇闯古城!到过吴哥窟,你会想,马六甲真地称得上是古城吗?看到那里的所有建筑,雕刻,真的不禁要怀疑,真的没有外星人的协助吗?怎么可能在运输系统不发达,建筑器材从缺的情况下建造出如此壮观的石城呢?几乎每一道墙上都有精致的雕刻,我拿着相机随手乱拍,都能拍到很漂亮的照片!看到这些建筑…

无法燎原的星火

还以为终于找到了一枚火种,等待新的火光绽放。吉隆坡连日下了好几场的雨,把火种也给淋湿了。

或许那只是我未曾真正庆祝过情人节,想凑个热闹,瞎起哄来耍自己的举动。

星期三,又是电影日。一定要看“霍元甲”,李连杰是我的偶像,而且他说不再拍武打动作片了!打算看晚上九点场的。虽然经常一个人看电影,但在吉隆坡的夜晚一个人看,这是第一次。背包团的“喝茶王”刚在下午两点多抵达吉隆坡,马上召集大家到PJ喝茶,时间是晚上九点。好,看电影的时间挪一挪。看七点的,时代广场的。六点钟,小马哥问要不要一起吃饭。也可以吧?洗了澡即可冲下去,应该会来得及,不如直接在吃饭的地点,KLCC看电影好了,不用跑来跑去。

结果很不好意思,由于下雨的关系,平时下班时间不塞车的路段也塞了起来,到达KLCC已经七点了。结果小马哥还是一个人吃饭。那就算了,还无端端让他请我看电影。由于他会早到,就让他先帮我买票,结果这一买他就不向我收回钱了(下次可以考虑再叫他买),真有一点点不好意思……

看了电影,匆匆赶到PJ SS2的明天与这群新朋友聚会。愉快地聊了两个小时,在细雨纷纷的情况下回家。回想今天,其实既然已经习惯的一个人的洒脱,为什么要改变呢?一小阵的悸动,尾随着一大堆的未知素,又要花上多久的时间来重新掉整,重新适应呢?

这一枚小小的星火,想必耽搁太久,热力不够了,烧不起来了。下一次,得提醒自己,不要再错过了。

期待吧,等待下一次地感动!

情人节快乐!

最近节日特别多,问候也特别多。过年回家,姨妈姑姐全来齐了。原本不太好意思再收红包了(都二十五了),推一推,她们就说:不好意思那明年就嫁出去,回来派红包啊!需不需要啊?才二十五也!所以到了后来,有红包递过来,我都笑笑说一堆吉利话,拿了就走开,免得又被烧。

情人节。不用说,老掉牙的问题会一再重复:今天有没有约会啊?肯定有咯!做你这一行的,认识的人多,一定有人追吧?然后我要预备回答同样的问题八百次(打算录起来播放就好了),没有男朋友,没有约会,没人约我,得工作一整天。

不过,今年的情人节是有点不同的。有小小的期待,只是小小的,想说如果期待落空,那也就算了。踏正大马时间零时零分,收到了他的短讯,虽然没什么特别的文字,但还是忍不住要偷笑。小小的期待变大了,万一他是博爱的人,同一时间传短讯给全世界怎么办?不过他的短讯不是Forward的,是自己写的,该不会吧?(想到这里,又要偷笑了)最近看了《王子变青蛙》,里面有一句话的某一部份我很喜欢。“我相信永恒,因为相信比较幸福”。只要是快乐的期待,我都选择相信,可以快乐的期待,总好过不安来得好。失望了怎么办?从小到大失望过无数次吧?还不是活生生的?前面总有能够实现的期待吧?

今晚还得要驻唱,嗓子有点沙沙的,但愿不会扫到回音石的情人们的兴。

情人们,要快乐!没情人的,快享受情人节不用烦恼的快乐!可能下一个情人节就有你忙的了~~~

旅途

离开大马一个星期了。

上一趟的旅途,我居然想干脆留在香港不回去;这一趟,我发现了自己的幸福。

我想回家。

新年快乐!

11个小时后我会出现在柬埔寨,暹粒机场,好像是个被稻田所包围的机场。

13个小时前老大老三两家,6大4小启程回槟岛去了!今年的农历新年气氛跟着他们的离去而离去了!欢乐工作后第一次回家(上一次是为了做节目而回来,不算!),看到老爸老妈如何守在电视旁看我的节目。不管重播多少次,他们都想看。还会特地打电话给亲朋戚友,叫他们也给我支持一下。就算做得在烂,批评两句之后,还是会等重播……这就是我的父母。老大老三也差不多,几个懂事的侄儿侄女也会很赏脸的坐在电视旁从头看到尾。这是我的家人。

两老今年添了一位很令他们骄傲的小孙子,又多了一件可以跟人说得很爽的事情,就是有机会上电视。只要见到熟人这两件事就足以令他们开怀畅谈。

今年的新年应该是我这一辈子过得最不同的一次。做了一份自己没想过会做的工作(之前有想过要当DJ,不是上电视的……),年初五出国,第一次给小宝宝喂奶,第一做了一件让两老很爽的事(让他们上电视!)。

今年新年真得很快乐!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