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06

批评

有一些固执,对于别人的误解,不一定会解释。

有些人比我更了解我自己,有些人自以为了解我。对于自以为了解,而又爱作出批评的人,我只能一笑置之,反正我真的不会很尊重他。

现在回想,当我在做出批评的时候,我真的可以客观地对事不对人吗?换成是我,成果是如何的?

不如,少点批评,多些检讨吧!

泡沫

最近很可能有机会圆一个梦想,现在已经开始享受每一天的好心情。

跟宝贝猪说要庆祝一番。真正的内容不敢向人提起,但心里却十分万分的雀跃。

通知我这一项好消息的人(对我而言是绝对好消息,对他们可能不是那么一回事),看见我的兴奋,提醒我这只是短暂的,并不持久。可能他们会怀疑我真的有必要那么开心吗?

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有梦想,也不是每一个爱做梦的人有机会实现。他们说短暂,但永远并不在我们梦想范围之内,我只是希望得到一个机会。今天,它离我很靠近,所以,我从今天开始享受那一份喜悦,我就多赚一天。

很多次,我都为了即将拥有一个新玩意儿而快乐的期待,但很多次,结果我并没有得到什么。那时候,我的沮丧非笔墨能形容。没能得到一个我原本所没有的东西,被我诠释成了失去一件宝贝。很多次,我看见了很漂亮的泡沫充满四周,却在泡沫消失以后,反应不过来,无法抽离,自怨自艾,以为自己没有好好把握,却其实根本是一碰即破的短暂美丽。

这一次,是泡沫吗?真的已经很靠近了,我依然看不清楚。所以,我跟宝贝猪说,我要去买一张自己喜欢的CD,然后再好好的吃一顿庆祝吧!至少当泡沫消失之后,我房里还环绕着动人的声音,我口里还有美味佳肴的味道,心里还残留着曾经喜悦的感觉。

泡沫会消失,但它的存在,却每一刻都美丽。

有没有搞错……?

某天,刚从发廊走出来,头发弄得美美的,风吹来像拍洗发精广告。哈,这不是讲来自己爽,是发型师厉害。接下来,还有认为我证明……

从银行走出来,把干涸的户口结束掉,免得留着看了伤心,碍着人家银行一个位子。恍恍惚惚的走了出来,一个中年大叔走了过来……

叔:Are you college student?
我:Nope。(暗爽^o^)
叔:I'm agent,looking for college girl to become part-timer in PC fair……(接下来的内容不重要……)You looks very nice,so sweet,great hair,can make shampoo commercial。
我:O,thank you。(不错,有眼光……)
叔:So why don't you leave me your contact number,if got any job then I can contact you。
我:OK。(想钱想疯了)I think I need to make a move first。
叔:Sure,sure,really nice to meet you。You really sweet……(握手……)
我:Nice to meet you too。(手被握着,拔不出来……)
叔:So you are not college student ar……(没重点,手没放开)
我:O,(硬硬抽出来)blah blah blah……(不记得我讲些什么了……)
叔:……(又是一些废话,然后又要握手)
我:Bye bye。(随便啦,反正我要跑人了,在跟你握一次手啦……Sh*t,居然亲我的手,你以为你是Brad Pitt吗?)
叔:(妈的,又给他握着,我很明显不爽了……有讲没重点的废话)
我:I really need to run……(这一次硬硬拔都拔不出来,又给他亲一次……手啦,妈的,我靠!)

终于摆脱了魔掌,打电话给猪跟他发牢骚……就在我渐渐将这件事遗忘的时候,怪叔叔打电话来,给了我一个电话,叫我联络这家公司。我查了一查,大公司哦!打电话去……

女:O,we don't have male staff……

妈的,耍我?算了,你最好不要再打电话来。渐渐的,我又要忘了这一个人了。突然收到怪怪的SMS,说他是某某人的朋友,而我完全不记…

想哭

有那种想要歇斯底里,乱哭一通的冲动。因为,我今天整天在外面,超过12个小时没洗澡了,很热,很粘,很想用泪水来赏自己一阵清凉。

空气不好。天神也都想像我一样歇斯底里的大哭一场吧?来吧,哭吧,洗去天地间的尘埃,让我能再次肆无忌惮的大口呼吸。

工作不如意的人,哭吧!

学业不理想的人,哭吧!

想逃避现实的人,哭吧!

哭吧,哭吧,在这炎炎的夏天,狂洒汗水,尽情流泪~~~

我要快乐

在普通的情况下,一个人应该不会特别觉得“爽”。

被蚊子叮,抓一抓,爽。
走在太阳底下,汗流浃背,喝了一口冷水,很爽。
一个人过了一段日子,尝尽了寂寞,终于找到了一个伴,超级爽。

平平凡凡的过,很容易忘记要欣赏自己的安逸。不小心摔了一跤,就会呱呱叫。

前一阵子,收到一个朋友的简讯,说他过得不甚愉快,好像为此掉泪。前一天,我收到义工写来的消息,刚刚还给我写了一封信的助养儿,住的地区正是黎巴嫩战火正盛的地区。我不知道怎么去安慰那一位过得不快乐的朋友,反而告诉他我希望我的助养儿也还能像他一样,为了自己的遭遇而流泪,顺便提醒一下他所拥有的。结果她说道理他懂,但要做,不简单。知易行难,同样是一个我也懂得道理。于是,我们的短讯就此打住。因为我明白可以跟他说的,他其实都明白。所以,他会自己走出来。他如果还需要耳朵,我还是乐意借出,但他不需要的道理,我自己收着。

人很贱,没吃过苦不知道甜的美妙。我不想做贱人,所以我不要做浪费快乐的人。

不要想太多,其实我很快乐。

莫名其妙

有些人莫名其妙的任性,却因为生活在一群自认成熟,不会一般见识的人之中,所以莫名其妙的不断被包容,虽然他的莫名其妙也已经到了街知巷闻的地步。

然而,在一群自认成熟的人当中,偶尔也会出现超级莫名其妙的人,那种人的好处就是,不止感觉不到莫名其妙人的莫名其妙,反而会认为那群自认成熟的人莫名其妙的无理。然后,莫名其妙人就会对超级莫名其妙人卑躬屈膝,毕竟有“超级”的头衔,功力自然要再高一层。

终于,其中一些自认成熟的人终于不再自认成熟,已经无法包容那一种莫名奇妙,却因为之前有人莫名其妙的颁了一块免死金牌给莫名其妙人,所以不再自认成熟的人化身忍者,凡是忍,忍,忍。要忍到什么时候呢?不再自认成熟的人发现免死金牌原来是有有效日期的,时间一到就必须更新。到时老佛爷要是再莫名其妙的颁另一块免死金牌给莫名其妙人,其中一个忍者就情愿切腹自杀,而另一个比较没骨气却有勇气的忍者决定到老佛爷面前来个“有我就没他”。横竖也是死,不如把怨气吐出来才上路,免得成了咒怨,一辈子吓人不止,照个镜子也会吓得濑尿。

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好像就需要莫名其妙的人才会让其他人看起来没那么莫名其妙吧?

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