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哥哥哥

我有三个哥哥。

没有姐姐、弟弟,妹妹,就只有三个哥哥。

长这么大,今年我们第一次一起看世界杯,就在乌拉圭对战意大利的那一夜。

很久没有四个兄妹聚在一起废了。上一回,好像是2008年。那时候我们一起相约聚首曼谷。没干什么特别的事,主要就是白天去按摩,吃吃喝喝,到了晚上就在Khaosan Road的Pub里听歌喝酒。时隔六年,老大藉着世界杯把大家都凑在一起了。

大家志不在看球。大家都懂。纯粹是为了“废在一起”…我把儿子哄上床睡觉了,开了宝宝监视器,才走了十分钟,还没到达目的地,就听到他给我放声大哭。于是又折返回家,以为聚会无望,结果谈判成功,儿子终于沉沉睡去,成全了妈咪跟舅舅们的约会。

到了老大朋友开的Pub,台上有驻唱歌手在表演,我们的桌上则有便利商店买来的,特地给我跟二嫂这两个大肚婆准备的果汁一盒,还有不搭调的炸肉丸及烧卷。炸肉丸是大嫂给老大做的,烧卷则是老大的邻居给准备的,感觉像野餐多过像到Pub寻欢。

每次这种聚会我就会感觉自己回到六、七岁的时候,总是抬着头看着十多岁的三个哥哥,说着一些我似懂非懂的话题。可能是因为这样,我从小就习惯把我听不懂的话给记住,期待长大了开窍了的那一天。老大是一贯总司令角色,但二哥其实是主意最多的那一个,老实的三哥则是保持一贯的低调,扮演好“躺着也中枪”的角色,任两位哥哥尖酸的“鸟语”围攻。而我呢?虽然已经长得跟他们差不过高了,孩子都有了,但感觉依然总是要仰着头才能看得见他们。在他们面前,我很享受当老么的感觉。

跟老大,摄于老爸老家…
 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老大总是记得要照顾大家吃饱了吗?喝足了吗?开心了吗?那天晚上还是一样的,原本是看着电视的,突然转过来问:“要吃薯条吗?大哥去买…”。这是一个45岁的哥哥跟33岁的妹妹说的话。乍听之下,像不像18岁的哥哥跟6岁的妹妹说的话?这令我回想起04年的万圣节一家人到香港旅游的其中一幕…家人在酒店休息,我独自站在街边的杂志档口,望着令郎满目的杂志,想买一本在回程的飞机上看,但选择实在太多了(另外也是因为第一次看到男性成人杂志这样大量,这么光明正大的摆卖而被震慑中),不知从何下手。这是老大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说:“身上还有港币吗?没有的话,大哥买给你,要哪一本?”。这是35岁的哥哥对23岁的妹妹所说的话。或许他从来没有发现,但每次他这样说,我的心里总是暖暖的,享受着被当成小女孩般呵护的感受。

当大哥不容易。

至于二哥跟三哥呢?一个是在我念书的时候教我最多功课,跟我有许多共同话题的,另一个则是跟我一起生活最久,分享了最多童年回忆的。但一个才要荣升父亲,另一个还未过四十,而以上两个过程都是男人成长颇多的阶段,所以就等他们"长大"了再说吧!
发现二哥小时候好像不爱拍照,十张照片中有九张不看镜头。

年龄跟我最接近的三哥,也跟我相差六岁…
总的来说,有这三个哥哥哥的我,是幸福的…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突然不认得……

前几天,老朋友一时兴起翻出大学时的旧照片,看见了我的照片,便用手机拍下发过来给我。我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收到了那张照片,心头一怔。情绪的变化并非因为照片中的我正坐在初恋男友的身边,而现实中的我正坐在老公身边,而是因为那一瞬间我几乎认不出相片中的自己。

自由业者的生存法则

2002年,我大学毕业,以不错的的面试能力找到了一份程序编写员的工作。在就职的两年半之中,我得到了跟老板出去见客户的机会,还成了代理小组负责人的职务(后来正式走马上任的负责人,至少比我多了十年的资历)。那时候开始,我不再天天对着电脑敲程序,而是开始参与程序设计的讨论工作,跟一众经验丰富的前辈们坐在同一间房间里面,努力的跟上他们的思维,从战战兢兢到勇于发表。我的就业生活一片顺遂,每年加薪分红都有我的份。当生活渐渐掉入一种固定的模式之后,我跟天下间很多的死小孩一样,开始满嘴“No Life”,不再满足于现状。

于是我寻求改变。

你值几个钱?

打工的年代,我为了工作放弃出席好朋友的婚礼。当自由业者的那几年,我常为了工作放弃了难得的家庭聚会。搞自己的事业时,我又为了工作放弃了一年前就计划好的背包旅行。好朋友到今天还在怨我;之后的家庭聚会,很难再把所有人都凑在一起;年前我结婚生子了,短期内(甚至是长期)都不会再有跟这班同好一同出游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