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哥哥哥

我有三个哥哥。

没有姐姐、弟弟,妹妹,就只有三个哥哥。

长这么大,今年我们第一次一起看世界杯,就在乌拉圭对战意大利的那一夜。

很久没有四个兄妹聚在一起废了。上一回,好像是2008年。那时候我们一起相约聚首曼谷。没干什么特别的事,主要就是白天去按摩,吃吃喝喝,到了晚上就在Khaosan Road的Pub里听歌喝酒。时隔六年,老大藉着世界杯把大家都凑在一起了。

大家志不在看球。大家都懂。纯粹是为了“废在一起”…我把儿子哄上床睡觉了,开了宝宝监视器,才走了十分钟,还没到达目的地,就听到他给我放声大哭。于是又折返回家,以为聚会无望,结果谈判成功,儿子终于沉沉睡去,成全了妈咪跟舅舅们的约会。

到了老大朋友开的Pub,台上有驻唱歌手在表演,我们的桌上则有便利商店买来的,特地给我跟二嫂这两个大肚婆准备的果汁一盒,还有不搭调的炸肉丸及烧卷。炸肉丸是大嫂给老大做的,烧卷则是老大的邻居给准备的,感觉像野餐多过像到Pub寻欢。

每次这种聚会我就会感觉自己回到六、七岁的时候,总是抬着头看着十多岁的三个哥哥,说着一些我似懂非懂的话题。可能是因为这样,我从小就习惯把我听不懂的话给记住,期待长大了开窍了的那一天。老大是一贯总司令角色,但二哥其实是主意最多的那一个,老实的三哥则是保持一贯的低调,扮演好“躺着也中枪”的角色,任两位哥哥尖酸的“鸟语”围攻。而我呢?虽然已经长得跟他们差不过高了,孩子都有了,但感觉依然总是要仰着头才能看得见他们。在他们面前,我很享受当老么的感觉。

跟老大,摄于老爸老家…
 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老大总是记得要照顾大家吃饱了吗?喝足了吗?开心了吗?那天晚上还是一样的,原本是看着电视的,突然转过来问:“要吃薯条吗?大哥去买…”。这是一个45岁的哥哥跟33岁的妹妹说的话。乍听之下,像不像18岁的哥哥跟6岁的妹妹说的话?这令我回想起04年的万圣节一家人到香港旅游的其中一幕…家人在酒店休息,我独自站在街边的杂志档口,望着令郎满目的杂志,想买一本在回程的飞机上看,但选择实在太多了(另外也是因为第一次看到男性成人杂志这样大量,这么光明正大的摆卖而被震慑中),不知从何下手。这是老大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说:“身上还有港币吗?没有的话,大哥买给你,要哪一本?”。这是35岁的哥哥对23岁的妹妹所说的话。或许他从来没有发现,但每次他这样说,我的心里总是暖暖的,享受着被当成小女孩般呵护的感受。

当大哥不容易。

至于二哥跟三哥呢?一个是在我念书的时候教我最多功课,跟我有许多共同话题的,另一个则是跟我一起生活最久,分享了最多童年回忆的。但一个才要荣升父亲,另一个还未过四十,而以上两个过程都是男人成长颇多的阶段,所以就等他们"长大"了再说吧!
发现二哥小时候好像不爱拍照,十张照片中有九张不看镜头。

年龄跟我最接近的三哥,也跟我相差六岁…
总的来说,有这三个哥哥哥的我,是幸福的…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那些人系列(一)- 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这一次我想提一提那些对我的生命产生某些影响的人。

这系列的标题我想了很久。“生命导师”?有点太过了。“启蒙老师”?如果都称为老师,那其中一些人的教育方式,也真是……“贵人”?呵呵,算了。在我有限的词汇库里面,实在找不到一个适当的名词,所以最后决定,就直接叫“那些人”好了。

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没有什么托儿中心也没有所谓的kakak。早上一睁开眼睛就是找娘,三餐都靠她一个人张罗,家务也是她一手包办。在我人生的头30年,我一直将我对于家务事的无能归咎于母亲的全能上。然而当我自己当了娘之后,我才发现当年我阿娘的全能并非出于她的洁癖或控制狂,而是出于爱。嗯,对家庭、对先生、更重要的是对孩子们的爱。

我现在的生活,是朝着向她看齐而前进的。骄傲到了骨子里的人是不会轻易的承认我需要抄袭一个人来做好我自己的。但如今当我看着孩子们,我领悟到当年我娘努力打造的卫生环境、住家饭菜、规律生活,是给孩子们最珍贵的礼物。我从小鼻子过敏,现在大儿子跟我一个样,成天两条鼻涕晃啊晃。长大后我的症状小时候,灰尘就成了我的好朋友。呃,我也不至于会跟灰尘倾吐心事,但他们爱赖在我家多久,我都不会太介意。现在看着大儿子的那两道鼻涕,我决定要跟灰尘保持距离了。至于那个小儿子嘛,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活泼了,居然瘦得像皮包骨。我跟他爸整天都要动脑筋哄他吃饭,让他吃好的,有营养的,能长肉的。他俩睡前总是要拖很久很久,我就想方设法让他们能适当的消耗体力,让他的生活有规律,懂得准时上床睡觉,以获得充足的睡眠。而这些动作,早在30年前,我阿娘就已经在我们身上实践了。

话说那个时代并不是家家户户都有电脑的,再后来电脑普及之后,Multitasking也经常是让电脑当机的元凶。而我娘,不只有multitasking的能力,而且绝不当机。还有一点也是令我很佩服的:无论她有再多工作,晚上她还是会留下固定的时间,扭开电视收看新加坡的电视连续剧。Talking about work life balance? She knew it all!怎么那么厉害?因为她懂得计划、懂得跟着计划执行,所以效率很高。

现代妈妈流行“放假”,在我娘那个时代,“全年无休”就是基本概念。我小时候都粘着她,印象中她都不曾丢下我自己跟朋友去旅行。去哪里一定会带着我这个小女儿,反正我睁开眼就会看到她。进过她过去是这样熬过来的,但现在她却经常主动说要帮我看着孩子,…

突然不认得……

前几天,老朋友一时兴起翻出大学时的旧照片,看见了我的照片,便用手机拍下发过来给我。我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收到了那张照片,心头一怔。情绪的变化并非因为照片中的我正坐在初恋男友的身边,而现实中的我正坐在老公身边,而是因为那一瞬间我几乎认不出相片中的自己。

遇见

昨天晚上,结束了第一个时段的驻唱时间,闲来无事,便在Seri Hartamas Shopping Centre四处乱窜。由于已经是晚上接近十点了,很多零售商店,专卖店都忙着打烊,也就不好意思去打扰。刚刚下了一场雨,地上湿湿的,空气凉凉的。走着走着,来到一条长长的走廊,右手边,是一整排的店铺,左手边,则是看似小花园的洋灰空地。

隐隐约约,在走廊的尽头,有个人向我这边走来。脚部还算稳健,一步一步的,速度稍慢,背微驼,不是很高,但瘦。我们互相向对方走近,渐渐发现他那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低落。心情不是很好吧?他也是一个人,看起来相当落寞的样子。

是女生。头发有些乱。寂寞的感觉越来越浓,当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像我们这样的人,在街上遇见,应该给对方一给微笑吗?还是就静静的擦肩而过呢?孤单吧,这样的时候,旁边有很多咖啡厅,里面的人都是三五成群,或是一双一对的,而她是一个人,跟我一样。应该互相安慰一番吧,同是天涯沦落人。

我还好吧,有歌唱,有戏看,虽然偶尔寂寞,但那时沉思的好时候。她真的看起来很空,只是直直走来。像我们这样的距离,我们都是看着对方前行的吧?说不定她也在想,是否应该给我一个微笑。

我继续以同样的速度前进,她也一样,偶尔停下看看橱窗内的摆设。然后,我们越来越靠近。在这样一个昏暗的夜里,面前的人给我感觉熟悉。终于,我来到她的面前,我们就这样子对望着彼此眼中的迷惑。我就这样的遇见了她,在这样一个微凉的夜里,在这一面玻璃镜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