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不太关《Guardians of the Galaxy》的事

看到不少人对这一部片子赞誉有加,影评给的评分给颇高,于是一心希望可以进戏院看看。但由于这部戏长达两个多小时,所以令我多次与它擦身而过…原以为没希望了的时候,二哥出现,在我家住了两晚。上次他来的时候我们也趁着孩子睡觉的时候溜出去看了一场半夜场,结果戏接近尾声时,儿子醒了,看不见身边有人,就哭了。二舅进房查看,儿子一看有人,停止哭泣,迷迷糊糊的自己爬下床,走到客厅,指着电视,于是舅甥俩在客厅看了半个小时的《蜡笔小新》,直到我们跟老猪回到家。有鉴于此,自己即将当爹的二哥这回老神在在,主动跟我说:“想出去看戏的话,儿子睡了就交给我吧!”…害我差点没感动落泪。

挣扎。

11:45的半夜场,片长135分钟,就算准时放映也要看到凌晨两点整。无论是在家里或者在戏院,我都很久没有试过一口气看一套这么长的电影了,没精神啊!但这套片子已经上映好几个星期了,随时下画了,上个星期在槟城三番四次想看都看不成,现在机会来了…但儿子前两天刚刚因为脱水了发了高烧,昨天晚上还因为长牙而被痛醒,指着小嘴皱着眉头,咿咿呀呀的无法安睡…如果今天又醒来的话,我担心那可不是二舅或《蜡笔小新》所能解决的哦…我问老猪:“看到两点,你OK咩?”,老猪说:“哦,刚刚见客户的时候喝了咖啡,应该顶得住的!”。这回他真的呈现出久违了的积极,不断的问:“看不看?要看我马上上网买票!”。就这样,我顶着个八个月大的肚子,看戏去了!

适逢国庆日期间,电影院在正式播放电影前会播一段爱国影片。我不知道那片子究竟有多长,因为我们进场前就已经开始播着,我倒头慢悠悠的上了个厕所出来才正要播完。我一屁股坐在座位上就看见荧幕上出现"即将播放国歌,全场起立"的讯息,于是又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原以为这是很普通的一个动作,但当整个戏院内只有你一个身怀六甲的大肥婆站立着的时候,感觉就很奇怪。我坐在最后第二排,后面一对马来情侣接着也站了起来。前排的一些年轻人回头看,不见多少人起立,于是也懒得配合。唉,看着景象,我猜测我们国家想要换政府应该还要个十几二十年。爱国呗?上街示威喊口号的不过都只是凑热闹,对国歌的基本尊重是没有的。我在泰国的戏院看过电影,国歌一播全场起立。也算了吧,毕竟当天我是少数,如果这真的是个少数必须服从多数的民主社会,我只要做了我想做的事就够了,只要那些多数不要可以对我们少数有点基本尊重,不用在我们唱着国歌的时候在旁边要爆米花心中嘲笑我这个笨蛋就已足矣。

戏终于开始了。我看戏纯为娱乐,所以不可能做什么评论,只能说我是不是享受了看这场戏的过程。一开始还是对国歌事件有些耿耿于怀,所以不太投入。但当男主角长大之后,听着Walkman中传来Redbone的"Come and Get Your Love",一边跳着舞,一边所寻宝物的时候,我的注意力渐渐的集中到电影的情节上了。所以说,音乐在电影中所扮演的角色,真的非常非常重要,尤其是开场的那一首歌,可以帮助观众将情绪调整到电影想传达氛围当中。


我喜欢男主角用强磁力把敌人困住,不夺性命只求全身而脱的做法。我喜欢Groot这个有爱心又重义气的角色。我喜欢Rocket在挣扎着是不是要回头去找男、女主角时跟Groot的对话过程中那段自圆其说。我喜欢Drax身上那超有质感的纹身。我有想要搔一搔Rocket的下巴的冲动(这个欲望后来就靠Popeye让我望梅止渴了)。我喜欢Groot是不死身的事实(更希望所有的树木都有这种能力)。我会期待下一集的来临。这是一部英雄片吧?但这些英雄看来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这样似乎也比较接近现实。剧中多元"品种"和谐相处的画面,也相当应国庆前夕的景象。所以,总的来说,看这一部戏,我是享受的,虽然腰有点痛,眼皮有点重,还是被紧凑的剧情给支撑过去了。

后记:戏快结束前收到二哥的简讯。这回不是宝贝儿子睡醒了在闹,而是宝贝猫当着二哥的面把屎拉在他的被单上。我养了这只猫快三年了,它一直十分介意如厕的时候被干扰。怎么会选择在二哥面前拉屎?至今还是一个迷…

国庆日快乐!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突然不认得……

前几天,老朋友一时兴起翻出大学时的旧照片,看见了我的照片,便用手机拍下发过来给我。我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收到了那张照片,心头一怔。情绪的变化并非因为照片中的我正坐在初恋男友的身边,而现实中的我正坐在老公身边,而是因为那一瞬间我几乎认不出相片中的自己。

自由业者的生存法则

2002年,我大学毕业,以不错的的面试能力找到了一份程序编写员的工作。在就职的两年半之中,我得到了跟老板出去见客户的机会,还成了代理小组负责人的职务(后来正式走马上任的负责人,至少比我多了十年的资历)。那时候开始,我不再天天对着电脑敲程序,而是开始参与程序设计的讨论工作,跟一众经验丰富的前辈们坐在同一间房间里面,努力的跟上他们的思维,从战战兢兢到勇于发表。我的就业生活一片顺遂,每年加薪分红都有我的份。当生活渐渐掉入一种固定的模式之后,我跟天下间很多的死小孩一样,开始满嘴“No Life”,不再满足于现状。

于是我寻求改变。

你值几个钱?

打工的年代,我为了工作放弃出席好朋友的婚礼。当自由业者的那几年,我常为了工作放弃了难得的家庭聚会。搞自己的事业时,我又为了工作放弃了一年前就计划好的背包旅行。好朋友到今天还在怨我;之后的家庭聚会,很难再把所有人都凑在一起;年前我结婚生子了,短期内(甚至是长期)都不会再有跟这班同好一同出游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