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值几个钱?

打工的年代,我为了工作放弃出席好朋友的婚礼。当自由业者的那几年,我常为了工作放弃了难得的家庭聚会。搞自己的事业时,我又为了工作放弃了一年前就计划好的背包旅行。好朋友到今天还在怨我;之后的家庭聚会,很难再把所有人都凑在一起;年前我结婚生子了,短期内(甚至是长期)都不会再有跟这班同好一同出游的时候了。


曾经我就是这样一个自以为很有责任感的人,所以每次一有工作,其他事情都往一边摆。直到后来孩子们相继出世了,我开始转战家庭带孩子。当过父母人就会知道,带小孩是多么耗时费神的一门苦差。属于我自己的时间变得少之又少了,但我也终于认识到自己真正的价值了。之前我是不是真的如此被需要,亦或是正在被消费?终于,我认真的检讨,正视存在于我生活中的人、事、物,给他们都做了优先顺序的排位。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马来西亚男性的平均寿命为72,而女人则能活到76岁。所以我的人生很快就要跨入后半段。前半段,我花了三年学会基本生活技能,后来的三年学习基本社交能力,六年小学,五年中学,四年大学,然后开始工作。问题来了,如果我根据一般人的生活模式,工作到存够退休金为止,究竟我得工作到多少岁?如果我的余生都有至少三分一的时间在工作,三分一的时间休息,那剩下的三分一,还够我做些什么呢?站站坐坐、塞在车龙里走走停停、吃饭上厕所、发个呆放个空、看场电影追一套连续剧、出席宴会婚礼等等一些琐琐碎碎的事,会不会就这样把我仅存的一点岁月给吞噬掉?那太可怕啦!

反复思索后,我决定打破Work = No Life的思维。于是我选择了我喜欢的工作,把工作纳入我生活的一部分,除了休息时间之外,我比一般人多出了三分之一可掌控的时间,让我的日子按照我觉得有价值的模式进行。我有两个小孩要养,面包还是排在任何事的前头,所以赚钱的时间还是要首先安排好。我给自己的规定是:一个星期之内至少要有40个小时是能为我带来收入的。是的,时间的长度跟一般的打工族一样,星期一到五,每天八个小时,周休二日。不同的是,我的工作时间更具弹性,赶工的时候,我可以四天内完成一星期的Quota;不赶的时候,40个小时的目标可以分七天来达到,其余的时候,就是我跟家人、朋友,还有自己相处的时间。

这样一来,另一个问题产生了:如果工作很多,难道有钱我不想赚?好吧,我不清高,我自认我的时间还是可以用金钱来交换的,所以我给自己定了一个价码。这样说吧,我希望一个月的收入为RM8,000来应付所有的贷款、储蓄,生活费,那一年就是RM96,000,除以52个星期,周收入为RM1,850左右,再除以40,时薪就应该是RM46令吉左右。所以要我做超时工,除非能为我带来时薪1.5倍的收入,不然我宁愿抱着我的两个宝贝儿子玩Lego。

当然,如果要我光凭RM70的时薪而放弃难得的聚会,那也是不可能的了。并不是因为我赚够了,只要仔细一想,黄金遍地,知己难求。所以这一次的分享不是教大家变得现实,而是希望认清自己的价值。所以咧,你究竟值几个钱?趁着新年,好好地计算一下,不要忘了,时间是稍纵即逝的,不用对力道,赚够钱,好好生活,老来也只能继续埋头工作,一直到入土的一天;反之,赚够了满室黄金,却错过了那些更重要的人,那些Moments,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那些人系列(一)- 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这一次我想提一提那些对我的生命产生某些影响的人。

这系列的标题我想了很久。“生命导师”?有点太过了。“启蒙老师”?如果都称为老师,那其中一些人的教育方式,也真是……“贵人”?呵呵,算了。在我有限的词汇库里面,实在找不到一个适当的名词,所以最后决定,就直接叫“那些人”好了。

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没有什么托儿中心也没有所谓的kakak。早上一睁开眼睛就是找娘,三餐都靠她一个人张罗,家务也是她一手包办。在我人生的头30年,我一直将我对于家务事的无能归咎于母亲的全能上。然而当我自己当了娘之后,我才发现当年我阿娘的全能并非出于她的洁癖或控制狂,而是出于爱。嗯,对家庭、对先生、更重要的是对孩子们的爱。

我现在的生活,是朝着向她看齐而前进的。骄傲到了骨子里的人是不会轻易的承认我需要抄袭一个人来做好我自己的。但如今当我看着孩子们,我领悟到当年我娘努力打造的卫生环境、住家饭菜、规律生活,是给孩子们最珍贵的礼物。我从小鼻子过敏,现在大儿子跟我一个样,成天两条鼻涕晃啊晃。长大后我的症状小时候,灰尘就成了我的好朋友。呃,我也不至于会跟灰尘倾吐心事,但他们爱赖在我家多久,我都不会太介意。现在看着大儿子的那两道鼻涕,我决定要跟灰尘保持距离了。至于那个小儿子嘛,也不知道是不是太活泼了,居然瘦得像皮包骨。我跟他爸整天都要动脑筋哄他吃饭,让他吃好的,有营养的,能长肉的。他俩睡前总是要拖很久很久,我就想方设法让他们能适当的消耗体力,让他的生活有规律,懂得准时上床睡觉,以获得充足的睡眠。而这些动作,早在30年前,我阿娘就已经在我们身上实践了。

话说那个时代并不是家家户户都有电脑的,再后来电脑普及之后,Multitasking也经常是让电脑当机的元凶。而我娘,不只有multitasking的能力,而且绝不当机。还有一点也是令我很佩服的:无论她有再多工作,晚上她还是会留下固定的时间,扭开电视收看新加坡的电视连续剧。Talking about work life balance? She knew it all!怎么那么厉害?因为她懂得计划、懂得跟着计划执行,所以效率很高。

现代妈妈流行“放假”,在我娘那个时代,“全年无休”就是基本概念。我小时候都粘着她,印象中她都不曾丢下我自己跟朋友去旅行。去哪里一定会带着我这个小女儿,反正我睁开眼就会看到她。进过她过去是这样熬过来的,但现在她却经常主动说要帮我看着孩子,…

突然不认得……

前几天,老朋友一时兴起翻出大学时的旧照片,看见了我的照片,便用手机拍下发过来给我。我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收到了那张照片,心头一怔。情绪的变化并非因为照片中的我正坐在初恋男友的身边,而现实中的我正坐在老公身边,而是因为那一瞬间我几乎认不出相片中的自己。

遇见

昨天晚上,结束了第一个时段的驻唱时间,闲来无事,便在Seri Hartamas Shopping Centre四处乱窜。由于已经是晚上接近十点了,很多零售商店,专卖店都忙着打烊,也就不好意思去打扰。刚刚下了一场雨,地上湿湿的,空气凉凉的。走着走着,来到一条长长的走廊,右手边,是一整排的店铺,左手边,则是看似小花园的洋灰空地。

隐隐约约,在走廊的尽头,有个人向我这边走来。脚部还算稳健,一步一步的,速度稍慢,背微驼,不是很高,但瘦。我们互相向对方走近,渐渐发现他那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低落。心情不是很好吧?他也是一个人,看起来相当落寞的样子。

是女生。头发有些乱。寂寞的感觉越来越浓,当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像我们这样的人,在街上遇见,应该给对方一给微笑吗?还是就静静的擦肩而过呢?孤单吧,这样的时候,旁边有很多咖啡厅,里面的人都是三五成群,或是一双一对的,而她是一个人,跟我一样。应该互相安慰一番吧,同是天涯沦落人。

我还好吧,有歌唱,有戏看,虽然偶尔寂寞,但那时沉思的好时候。她真的看起来很空,只是直直走来。像我们这样的距离,我们都是看着对方前行的吧?说不定她也在想,是否应该给我一个微笑。

我继续以同样的速度前进,她也一样,偶尔停下看看橱窗内的摆设。然后,我们越来越靠近。在这样一个昏暗的夜里,面前的人给我感觉熟悉。终于,我来到她的面前,我们就这样子对望着彼此眼中的迷惑。我就这样的遇见了她,在这样一个微凉的夜里,在这一面玻璃镜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