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你值几个钱?

打工的年代,我为了工作放弃出席好朋友的婚礼。当自由业者的那几年,我常为了工作放弃了难得的家庭聚会。搞自己的事业时,我又为了工作放弃了一年前就计划好的背包旅行。好朋友到今天还在怨我;之后的家庭聚会,很难再把所有人都凑在一起;年前我结婚生子了,短期内(甚至是长期)都不会再有跟这班同好一同出游的时候了。


曾经我就是这样一个自以为很有责任感的人,所以每次一有工作,其他事情都往一边摆。直到后来孩子们相继出世了,我开始转战家庭带孩子。当过父母人就会知道,带小孩是多么耗时费神的一门苦差。属于我自己的时间变得少之又少了,但我也终于认识到自己真正的价值了。之前我是不是真的如此被需要,亦或是正在被消费?终于,我认真的检讨,正视存在于我生活中的人、事、物,给他们都做了优先顺序的排位。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马来西亚男性的平均寿命为72,而女人则能活到76岁。所以我的人生很快就要跨入后半段。前半段,我花了三年学会基本生活技能,后来的三年学习基本社交能力,六年小学,五年中学,四年大学,然后开始工作。问题来了,如果我根据一般人的生活模式,工作到存够退休金为止,究竟我得工作到多少岁?如果我的余生都有至少三分一的时间在工作,三分一的时间休息,那剩下的三分一,还够我做些什么呢?站站坐坐、塞在车龙里走走停停、吃饭上厕所、发个呆放个空、看场电影追一套连续剧、出席宴会婚礼等等一些琐琐碎碎的事,会不会就这样把我仅存的一点岁月给吞噬掉?那太可怕啦!

反复思索后,我决定打破Work = No Life的思维。于是我选择了我喜欢的工作,把工作纳入我生活的一部分,除了休息时间之外,我比一般人多出了三分之一可掌控的时间,让我的日子按照我觉得有价值的模式进行。我有两个小孩要养,面包还是排在任何事的前头,所以赚钱的时间还是要首先安排好。我给自己的规定是:一个星期之内至少要有40个小时是能为我带来收入的。是的,时间的长度跟一般的打工族一样,星期一到五,每天八个小时,周休二日。不同的是,我的工作时间更具弹性,赶工的时候,我可以四天内完成一星期的Quota;不赶的时候,40个小时的目标可以分七天来达到,其余的时候,就是我跟家人、朋友,还有自己相处的时间。

这样一来,另一个问题产生了:如果工作很多,难道有钱我不想赚?好吧,我不清高,我自认我的时间还是可以用金钱来交换的,所以我给自己定了一个价码。这样说吧,我希望一个月的收入为RM8,000来应付所有的贷款、储蓄,生活费,那一年就是RM96,000,除以52个星期,周收入为RM1,850左右,再除以40,时薪就应该是RM46令吉左右。所以要我做超时工,除非能为我带来时薪1.5倍的收入,不然我宁愿抱着我的两个宝贝儿子玩Lego。

当然,如果要我光凭RM70的时薪而放弃难得的聚会,那也是不可能的了。并不是因为我赚够了,只要仔细一想,黄金遍地,知己难求。所以这一次的分享不是教大家变得现实,而是希望认清自己的价值。所以咧,你究竟值几个钱?趁着新年,好好地计算一下,不要忘了,时间是稍纵即逝的,不用对力道,赚够钱,好好生活,老来也只能继续埋头工作,一直到入土的一天;反之,赚够了满室黄金,却错过了那些更重要的人,那些Moments,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突然不认得……

前几天,老朋友一时兴起翻出大学时的旧照片,看见了我的照片,便用手机拍下发过来给我。我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收到了那张照片,心头一怔。情绪的变化并非因为照片中的我正坐在初恋男友的身边,而现实中的我正坐在老公身边,而是因为那一瞬间我几乎认不出相片中的自己。

自由业者的生存法则

2002年,我大学毕业,以不错的的面试能力找到了一份程序编写员的工作。在就职的两年半之中,我得到了跟老板出去见客户的机会,还成了代理小组负责人的职务(后来正式走马上任的负责人,至少比我多了十年的资历)。那时候开始,我不再天天对着电脑敲程序,而是开始参与程序设计的讨论工作,跟一众经验丰富的前辈们坐在同一间房间里面,努力的跟上他们的思维,从战战兢兢到勇于发表。我的就业生活一片顺遂,每年加薪分红都有我的份。当生活渐渐掉入一种固定的模式之后,我跟天下间很多的死小孩一样,开始满嘴“No Life”,不再满足于现状。

于是我寻求改变。